县委组织部长 第02节

支付宝搜索“276997”,领取支付宝红包,最高99元,每天可领取1次!

2

稻谷香随着徐徐的秋风在清水江两岸流淌。在蓝天绿水间,静卧于青山脚下的村庄,炊烟袅袅,透明的空气里弥漫着鲤鱼和新糯米的馨香。

韩江林和小河村支书约好在稻田里见面,金色的田坝一片宁静,小溪边阴凉的树底下,白色的烟雾如丝如缕。韩江林闻了闻飘散在空气中的鱼香,骂了一句,狗日的会享受,躲在溪沟烧鱼吃酒。

水流潺潺的小溪沟宽展的沙地上,烧着一堆篝火,几个汉子赤裸上身,每人面前摆着一只褐色的土碗,汉子们喝得酣畅,古铜色的脊背布满金色的汗珠,宛如晶莹剔透的珠玑。

韩江林跳下溪沟,罗站长站起来和他握过手,把他拉到一个陌生人跟前,说,这是组织部干部室的杨道理主任。杨道理谦和地伸出手和他握了握,说,日头太毒,歇口气,尝尝美味稻草烧鱼,喝重阳酒。

支书把酒碗递到韩江林和邰德胜手上,边添柴火边招呼黑脸汉子杀鱼。浅水潭里黑压压的鱼挤在一起,黑脸汉子手轻轻一晃,敏捷地抓起一条鱼,锋利的镰刀熟练地一划,从鱼身上挤出一粒黑色的苦胆,然后用稻草和新泥把鱼包裹起来,丢进燃烧着稻草的篝火。一会儿,随着泥巴干裂,鲤鱼的馨香弥漫开来。

杨道理和韩江林碰了酒杯,喝干,从包里掏出一份文件递过来,县里正式任命你为南江的科技副镇长。

韩江林看着文件,疑惑地问,我不是原任的南江科技副镇长吗?

杨道理耐心解释说,两年前是挂任,现在是正式任命。

韩江林瞟着文件上一串的名字,和自己同一张文件挂职的干部,或回原单位任副局长,或到别的单位任副职。对他们来说,挂职就是下乡镀镀金。只有韩江林一个,由挂任期满正式任命为科技副镇长。

文件上的白纸黑字让韩江林以前的无限希望皆化为泡影。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韩江林心在滴血,仍然大度地笑笑,我是学农出身的,广阔的农村大有作为。

杨道理诚恳地说,在农村有利于专长发挥,说不定对你将来的发展更为有利。

能进机关比乡下当然轻松得多,祸福相依,谁知道将来是不是好事?罗站长拍了拍韩江林的肩,进了城哪里还尝得到这么新鲜的鱼,这么美味的酒?兄弟祝贺你,敬一杯。

韩江林自然知道他之所以不能回原单位的原因,张副县长死了,他没了可以依靠的臂膀,原单位回不去,别的单位去不了,当然只能留在南江了。这时,韩江林的手机铃响,杨卉在电话里焦急地呼喊,江林哥,你快回来,韩叔快不行了。

早上好好的,怎么就不行了?韩江林惊问。

养父对他有养育之恩,恩重如山。养父病危,韩江林心急如焚。他是一个被遗弃于荒野的孤儿,挑着货担走村串寨的韩之明路上碰到,收养了他,从此终身未娶,带着他在乡下集镇摆小摊挣小钱过日子。韩江林七岁时,他们来到铁厂镇,寄居在杨卉家门下。从此杨卉与他青梅竹马、形影相随,形只影单的他有了一个可以依赖的妹妹。韩江林从中国农业大学毕业,分配到白云县政府工作,韩之明才离开铁厂。两年前,韩江林到南江挂职,韩之明又把小摊子摆到了南江街头巷尾。

韩江林来到镇卫生院,韩之明暂时被抢救过来,静卧在雪白的床上,悬挂的透明液体一滴一滴地钻进苍老的身体。韩之明懂得草药,时常走村串寨给老百姓看看病。不是病得不轻,他不会躺在医院里输液。杨卉坐在床边守护,韩江林到来后,她把情况简单说明,说,我先回财政所处理一笔账,等一会就过来。

韩江林说了声谢谢,蹑手蹑脚走到床边,俯视着躺在床上的养父,一向高大坚强的养父,脸色苍白而安详,像懦弱的孩子窝在白色的病床上。他在床边轻轻坐下,给养父掖了掖被角,养父慢慢睁开眼睛,伸手在空中想抓住什么,沙哑地问,江林吗?

韩江林赶紧抓住他的手,爸爸,是我。养父紧喘几口气,韩江林轻轻揉着老人的胸口,老人气顺了些,安静地看着韩江林,咧嘴苦笑,我以为见不到你了。

一点小感冒,输一点液就好了。他安慰道。

韩之明睁大眼睛惊恐地看着韩江林的口袋,那,是什么?

任职文件露出了红色的函头,养父受红头文件伤害至深,一辈子对红头文件心怀着恐惧,他主动掏出来说,是我的任职文件。

韩之明接过文件,边看边问,你回政府办公室任副主任?

韩江林难过地摇了摇头。韩之明的目光慢慢地从文件上溜过,突然,手垂落下来,文件掉到地上。韩江林惊问,爸,你怎么啦?

灵光慢慢回到韩之明身上,他看着韩江林幽幽地说,儿呀,把你一个人丢在世上,我真不放心呀。

不,爸爸,你会好好地陪着我的,是不是?

江林,给爸爸说说,兰晓诗现在怎么样了?

爸,韩江林叫了一声,人家怎么看得起咱们呀!

韩之明暗淡的眼光里饱含愧疚,轻声说,对不起,江林,爸爸对不起你。

爸,韩江林生气了,你对我恩重如山。

我让你受苦了,韩之明眼里滚出一串浑浊的泪水。

什么也别说,好好养病,好吗?

韩之明点点头,不放心地问,你找领导反映要求了吗?

韩江林摇了摇头,韩之明焦急地突然提高声音,应该反映反映呀,生命在于运动,关系在于活动,你不提要求,领导怎么帮你?

韩江林难过地说,我向谁反映我的要求?

韩之明流露出复杂的情绪,一时沉默不语。韩江林安慰养父道,爸,关键你要养好病,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韩之明点点头,疲惫地闭上眼睛。韩江林握着养父的手,看着养父沉睡的样子,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已经成为一个可以负责的男子汉了。

哥,杨卉歇斯底里地叫了一声,韩江林从迷糊中惊醒,不相信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在他睡着的时候,养父不知什么时候过去了。看着如孩子一般安睡的养父,韩江林万箭穿心,泪水像断线的珍珠一般掉下来。

爸爸,他紧紧抱住养父,不让医护人员把养父的尸体包裹起来,仿佛唯有如此才能留住养父似的。杨卉伤心的哭声引来了镇政府的干部,有人买来了鞭炮在院子里燃放,向上天和众人宣告一条生命的升天。

微信打赏,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