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组织部长 第01节

支付宝搜索“276997”,领取支付宝红包,最高99元,每天可领取1次!

小德川流,大德敦化——

《中庸》

1

穷立屋,富修庙。

在天华山寺庙原址,村民捐资重新建起一座规模宏伟的寺庙。传说佛像开光那一天,天华山笼罩在一片白色的雾海之中,唯有佛祖头顶洞开,一柱阳光直射到寺庙金色的廊柱上,照亮了佛祖的慧眼。天华山佛祖自此灵光起来,村民求啥应啥,无不灵验。附近求神拜佛的香客络绎不绝,寺庙整日笼罩在氤氲的烟雾中。

韩江林负责开发月亮湾茶场,这阵子被一桩烦心事所缠绕,每日遥望香火隆盛景象,听说天华山佛祖灵验,也想上寺庙求上一卦。待他逮到一个机会走进庙里,时序已是秋天。宏大的庙宇云遮雾绕,笼罩着迷离的神秘气息。

殿堂香烟袅袅,韩江林望了一眼朦胧的菩萨像,清冷的灵魂顿时被温暖的香火消融,他原本怀着观望的心情,看护寺庙的老头从门外走进来,把铜铃般的黑眼瞪着他。韩江林做贼一般赶紧把十元钱投进箱子,取了一束香纸点燃,毕恭毕敬给菩萨上了香,跪地作揖,叩了三个响头。在香案一角,一只六角形的竹筒插着一把竹签。"抽签只是游戏",韩江林嘴角笑了一下,把竹筒捧在手里摇了摇,一只竹签跳出来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他身心一震,捡起竹签慢慢地看,竹签上写着"第二十四号,上上签"。香案旁摆着一本草纸誊抄的本子,他翻到了第二十四签的标注,原来是一首毛笔手抄的诗句:"罪孽根基生浮萍,漂泊四海有福星。锦衣原无还乡日,荣华凋零遇双亲。"

韩江林把诗念了两遍,默记在心。常说竹签暗示命运,他对半文半白的诗句无法理解,更看不出诗中何处暗示了命运,心想,竹签不过是一种游戏罢了。

穿过侧门来到后面的佛祖大殿。佛祖殿果然气势非凡,韩江林抬头仰望,顿时被佛祖全身的金光镇住了。佛祖面容和善,仿佛凝聚了人间所有的善良、仁爱和宽容,分列殿旁的护法僧人,一个个面目可憎,人生的善与恶、好与坏、美与丑在这一个大殿里被陈列出来。佛祖能以一颗博大的仁爱之心包容了世间的善与恶,这莫非就是平常人向往的美好境界?

韩江林又往功德箱里投了十元钱,在佛祖像前烧了香纸,作了揖。佛祖像前的竹签筒用红漆刷得崭新,比菩萨香案上的竹签筒气派了许多,他看着竹签筒犹豫,耳边响起村民关于佛祖灵验的话,捧起竹筒虔诚地摇了几摇。用力过大,跳出了两根竹签。韩江林认为人不可能有两种命运,弯腰拣起竹签插进竹筒。屏气宁神再次轻摇竹筒,瞟见了竹筒上的两行小字:"无欲不求,有欲有求。"

有欲有求,我有什么欲,我求是什么?韩江林想起眼下无法释怀的困境。他挂任南江镇科技副镇长两年期已满,是在南江镇留下任实职呢?还是能够回县政府办公室任副主任?另有传说,他将出任科技局副局长。推荐他下南江挂职的老领导张副县长去年脑溢血病逝,韩江林没有了后台,回县政府办公室的希望十分渺茫。不管到哪一个单位,只要能够回县城就行,他不想呆在这该死的南江镇了。但个人的前途由组织考察决定,是求得来的么?

求婚姻呢?韩江林身边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妹妹杨卉。但两人的关系一直是温开水,怎么也热和不起来。在他钟情怀春的时节,一个美丽的才女兰晓诗早早地走进了他的心里。一边是形影相随的妹妹,一边是宛如镜中花水中月、可望而不可即的兰晓诗,韩江林不知该做出怎么样的抉择。兰晓诗的笑靥如花一般从眼前闪过,韩江林摇动着竹筒,一只竹签欢快地跳到地上。韩江林捡起竹签,"第三十六签,中上签。"他对照着草纸书本一下子找到了第三十六签,是一首五言诗:"好花本无果,结果无须花。瓜熟蒂落去,了时花盛开。"

这四句诗比前一首更加莫名其妙,万般难解其意,韩江林边想边朝后面的小殿走,忽然,手机铃声响起。悠扬的彩铃与前眼的气氛大不相宜,他从侧门钻出,顺着小道离开寺庙。农技站邰德胜说,县农科所下午要到南江验收优良稻,催他赶紧下山。

微信打赏,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