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组织部长 第03节

支付宝搜索“276997”,领取支付宝红包,最高99元,每天可领取1次!

3

埋葬了养父,韩江林仿佛是找不到方向的孤独旅者,迷失在了茫茫的草原深处。

养父在日,所有的事情养父替他谋划,现在他的精神支柱已经没有了,他不得不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努力从现实中寻找出路。前些时候,组织部下文要求各乡镇推荐干部到宁波挂职。他原不在意,现在他开始郑重地考虑这件事情。一想到要求助于人,韩江林如重石悬于心头,迈出求人这一步千难万难。从小所受的教育是,自己的事自己做主,不要麻烦他人,但他不想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送走最后一批客人,担任丧事内总⑴(乡间婚丧嫁娶等活动被主人指定负责钱物支出的人。)的镇人大主席刘永键来结账。韩江林视钱物为俗事,不善于收纳钱物,更不精于算计,打电话把杨卉叫了下来。

杨卉戴着一方孝帕推门而入,在素色孝帕的衬托下,她显得越发端庄秀丽。养父一直把杨卉视为未来的儿媳,可老人家没看到她嫁过来就撒手而去了,留下无尽遗憾。杨卉从小与韩江林如影随形,对他言听计从,人们笑她"跟屁虫"。她总是撅着小嘴反问,我是江林哥的跟屁虫,怎么样?

两年前,"跟屁虫"杨卉放弃留在北京工作的机会,回到白云。韩江林被抽调南江挂任科技副镇长,她又主动向组织申请到南江锻炼,被安排担任财政所长。工作之余,杨卉为韩江林管起了小财政。一桩顺水推舟的婚姻,却一直久拖不决。她知道是谁阻碍了爱情之舟驶进港湾。那个高高在上的美丽才女兰晓诗,像一尊女神一样占据着他的心灵港湾,她的爱情之舟找不到停靠的泊位。

此刻,刘主席向杨卉报账。丧事费用收支相抵,剩余六千多元。杨卉从刘主席手里接过钱,塞进小坤包,准备上街存起来。刘主席在一边看了,玩笑道,杨所长真是一位好领导,镇里的财政管得好,家里的小财政管得更好。杨卉得意地说,不管紧一点,江林哥呀,没钱还把钱看成废纸似的,转眼就不知丢到哪里了。

礼单上明白地写着兰晓诗的名字,韩江林心里一动,毫无希望的爱情如飞鸟播撒的种子,存在着某种转机。待刘主席走后,韩江林向杨卉伸出手,给我一千块钱。

干什么?杨卉紧捂着钱袋子。

杨卉的样子整个一抠门老太,韩江林笑着说,我还不是抢劫犯嘛,把钱袋子捂那么紧干什么?

杨卉松了手,自嘲一句,财政局长死了,手还是捂着钱袋子。

韩江林说,你还真是一块财政局长的料。

女人天生就会理财。杨卉得意地说。

那不是理财,是抠门,你与她们不同,是真会理财。韩江林嘴里夸杨卉,手再次伸出去。

杨卉恳切地说,干什么都要钱,你老说要有立锥之地,没有房,哪来立锥之地?能省就省吧。

立锥是指事业,要像钉子钉在地上一般踏实。杨卉一直不松手,弄得韩江林不好意思再开口,暗中盘算,手头还有五百多块,再跟出纳借三五百,把礼单内容换一换,茅台换成剑南春,软中华换成磨沙黄果树。

杨卉的小家子模样让韩江林怄气。养父说过,人困于钱物,整天为生计发愁,人生会变得卑微,远大志向会被贫穷消磨。

在向领导求情这件事上,犹豫再三,不能下决心。父亲临终遗言言犹在耳,他壮着胆子向苟县长的秘书探听苟县长的行踪。得到苟县长在家的消息,韩江林向出纳借了五百块钱后,搭车去白云。

韩江林找领导申请外出挂职锻炼,正儿八经的公事,一旦涉及到具体的人,公事就有了私事的嫌疑。这年头,公事公办不好办,公事私办顺当。他在白云找了一家便宜的招待所住下,待到晚上才和苟县长的秘书通上电话,消息是苟县长回家了。苟县长前年从邻县交流过来,只身住武装部招待所。韩江林提着东西走到武装部,招待所里黑灯瞎火,冷冷清清。他贼似的悄悄蛰伏在花丛里,委屈像毒蛇一样撕咬着他的心。一遍一遍自我宽慰,为了出人头地,今晚暂时受些委屈。

在花丛里守株待兔待了很长时间,苟县长仍没回来,韩江林百无聊赖,掏出胸前银色的精致长命小锁,其中有一个小盒子,拧开盖子,借着微弱灯光,端详着年轻女人的小照。养父把他从路边捡回,他身上唯一的东西就是这张小照。养父猜想画中女人是他的母亲,请人打了一把长命锁,把照片放置其中。韩江林又不敢确信,满脸稚气的女人乍看还是一个孩子,会是我的母亲么?然而,养父过世后,如果他还有亲人的话,照片上的女人就是他唯一的亲人了。韩江林仰望星空,心底生出一种压抑而绝望的情绪,自己宛如老天不小心遗失的一颗流星,在黑暗而苍茫的人间徘徊,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夜深人静,苟县长似乎不会再回来了,韩江林十分郁闷,不想作无望的等待,掏出手机拨打吴传亚的电话。吴传亚的声音背景很嘲杂,韩江林判断他可能在街上。吴传亚刚从中学团委书记调任县纪委办公室主任,人逢喜事精神爽,热情得张扬,江林,你小子在哪里?

韩江林小声说明了地点。吴传亚用命令的语气说,到步行街来,我在第一个夜市摊等你。又放缓了语气说,市纪委领导下来检查工作,刚把他们送上车,喝了几杯小酒。

听你的口气,岂止喝了几杯小酒。

对对,能喝半斤喝八两,这个干部可培养,我一个小兵嘎子,不喝得领导高兴,行吗?闲话少说,限你五分钟到位。

事情办得不顺,韩江林想借酒浇愁,打车来到白云步行街小吃摊前。

步行街原是白云老街,县委、政府两套班子去年到广东考察一圈回来,把老街改造成步行街,小贩们见步行街人气兴旺,渐渐转移过来,步行街变成了小吃街,一到夜晚,烟熏火燎,步行街倒是徒有虚名了。

吴传亚正在街口等得不耐烦,韩江林刚下出租车,就被吴传亚揪住,眼睛乜斜地看着韩江林的手提袋,鼻子哼哼,小子搞恐怖活动,想送哪个倒霉的领导上西天?

两人寻一静处坐下,韩江林边放东西边愤愤地说,臭老九,什么话都有酒糟味,在领导身边工作,对领导不敬,领导赏你好果子吃。

这话刺中了吴传亚的痛处,他嘿嘿一笑,拿起啤酒往杯子里倒,马书记说,斜啤斜啤,正事歪着做,效率更高。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黑得也太快了吧。

街头炒板栗,现炒现卖。吴传亚将啤酒递给韩江林,碰了一下,干了。韩江林咕咕咕一口气喝干,抓过啤酒瓶倒了一满杯,又一口气喝干。吴传亚喝了一半,停下喘口气,看韩江林喝酒的样子不对,伸手来抢瓶子,嗨嗨嗨,啤酒是粮食,不是万泉河水,哪有这么个喝法?

韩江林喝干了第三杯啤酒,干笑着说,不就喝你几杯啤酒吗?请不起客明说啊,我埋单。

瞧你苦大仇深,谁招惹你了?

韩江林把欲求苟县长让他去挂职的事情说了,黯然幽叹,求人真不是个滋味,像三寸金莲的丫环似的。

吴传亚说,江林,这事还得一分为二来看,目的和手段分开,你要求到沿海挂职,这是积极进步,目的是高尚的,私下找县长,这只是一个技术手段,既然是技术,是手段,手段只要不以损害他人为目的,与卑鄙高尚没有任何关系。

韩江林渐渐抬起了头,眼睛瞪得跟牛眼似的,把吴传亚弄得莫名其妙,问,有什么不对吗?

韩江林一拍大腿,狗日的,简直太对了!他抓过瓶子倒满酒,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把问题分析得这么透彻,来,敬你一杯!

吴传亚不好意思地说,我是理论的巨人,行动的矮子。

你解开了我的心结,从此以后我将一往无前。

一往无前可以,不择手段可不行。

韩江林略为沉吟,为了达到目的,也许我会不择手段。

不择手段可能会掉进地狱,到时可别怪我。吴传亚乐呵呵地笑了。

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心怀一颗高尚之心,给地狱的灵魂带去光和热,也不虚度此生。韩江林决然地说。

刚毅的语气让吴传亚一阵哆嗦,韩江林是一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如果自己的话给了韩江林错误的暗示,他罪莫大焉。

微信打赏,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