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组织部长 第08节

支付宝搜索“276997”,领取支付宝红包,最高99元,每天可领取1次!

8

韩江林走进一片黑暗的树林,周围传来野狼阴森低沉的嗥叫。韩江林紧紧攥着手里的木棒,紧张地注视着绿幽幽的眼睛。一只目露凶光的野狼轻蔑地龇了龇牙,锋利的牙齿寒光闪闪,散发出令人胆战的血腥气息。从背后靠近他的公狼一边轻声低吟,跃跃欲试地准备偷袭。

韩江林丢了木棒,迅速地靠近一颗粗壮的大树,抓住树枝朝树上攀爬。狼群混乱地嗥叫着涌上来,一只公狼咬住了他悬在半空的腿,钻心的疼痛使他手一松,身子像树叶一般飘落进张着血盆大口的狼群。

爸爸,救救我!他绝望地尖叫。

猛然惊醒,原是南柯一梦。他睁开眼睛,喘息未定,狼牙的血腥气息犹然弥漫在清冷的空气中。

在苍白如纸的脑海里,一行字清晰可见,爸爸死了。

黑暗里潜伏着令人不安的东西,他听到一个金属般的声音再次陈述业已存在的事实,你爸爸死了。声音好像某部恐惧电影一个定格画面的画外音。

是的是的,我爸爸死了,没有谁会来拯救我。韩江林愤怒地大喊大叫。

房间突然打开,温暖的房间灌进冷风,灯亮了。

又一个电影画面定格在韩江林苍白的脑海里,仿佛在很多年前的满月之夜,他凝视着老同学吴传亚惺忪的睡眼。

韩江林翻着白眼,身子在痛苦地抽搐。吴传亚被他的神态吓住了,担心韩江林死掉,一边惊慌地摇晃着他,一边大叫,江林,你怎么啦?

韩江林野游的魂魄悠悠回归身上,不解地望着吴传亚变得亲切的面孔,突然产生厌恶的心情。他崇尚真诚的生活,不喜欢看到变脸似的千变万化的面孔,哪怕眼前就是千面佳人,也照样感到厌恶。变色的面孔利欲熏心,即使绽放出天使般迷人的笑容,也是对利益微笑,没有任何人间温情。

吴传亚在床边坐下,真诚地说,江林,你好好想一想,开发公司的管理有没有什么漏洞,收入与支出是不是相符,有没有人背着你花了开发公司的钱,花出去的钱都记在账上了吗?

韩江林用嘲讽的语气回敬道,吴主任,你对夜以继日这个词的理解太深刻了吧,怎么大冬天夜晚还要突审犯人?

韩江林油盐不进,吴传亚宽容地笑笑,说,盖好被子,小心感冒。

清寒的黑暗如水一般淹过来,他重新坠入令人窒息的深渊。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父亲没有人会来救自己。当年在铁厂上小学,他被同学叫野杂种,常被大个子同学拦在深巷里,直到天黑也不让回家。父亲沿着从学校回来的路,一个巷子一个巷子地寻找,最后把他解救出来。被同学欺负的时候,他多么希望有叔伯兄妹,哥哥姐姐一大家子,这样就不会受人欺负了。他开始关心自己的身世之谜,问父亲,我的母亲在哪里?我有没有别的亲属?面对他的提问,父亲泪水长流,没有任何答案。

现在被纪委"双规",他把能够解救他的人想了个遍,他失望了。杨卉从小把他当成哥哥,当成亲人,但她父亲只是一个小铁铺的老板,在白云没有任何社会地位,家族中更没有人有权有势,要救他心有余而力不足。他对兰晓诗的缠绵情意伤了杨卉的心,可能她受了伤害才不声不响地离开南江,跑到外面散心去了,根本不知道他落难。他伤了杨卉的心,怎么还能企望她来为负心人洗刷罪名呢?

兰晓诗呢?依靠深厚的家族背景,她有能力帮他,但目前兰晓诗站在什么位置上,扮演什么角色,仍然是一个谜。至于镇里的其他人,他和他们只是同事关系。如果他一路升迁,振臂高呼时,他们也许会成为坚定的支持者。他现在栽了跟头,不对他落井下石,已经说明正直而富有责任心了。在官场上,人们不会给予失败者任何同情心,更何况支持呢?一个官员同情并帮助失败者,说明缺乏原则性,丧失了起码的政治立场,必然受到批评。

县级纪委流行着一句口头禅,放过穿皮鞋的,专治穿草鞋的。假如他像兰晓诗一样有深厚的家族背景,纪委的人会不会找他的麻烦呢?他忽然明白一座坚实的靠山对于寄身官场的重要性。他现在不仅没有靠山,甚至连自己的关系网也还没有建立,没有关系网等于没有掌握在官场中前进的资源,他又怎么掌握未来和命运?他的一位老师说过,在三十岁之前没有建立一个事业发展的关系网,意味着一生将一事无成。如果早一点找到可靠的靠山,专营于建立官场关系网,而不是专注于做事,他就不会在账目上栽跟斗。进一步说,假如纪委有他的关系,出现不好的苗头,事前必然得到风声,自然就有应急之策,不会像现在一样束手待毙。

他对人怀有善良的意愿,对世事抱着天真的幻想,希望勤奋工作得到群众肯定,获得领导的认可,没有想到平地跌伤脚,喝水噎喉咙,竟然栽在认真做事上。一个人擅长什么,必然深受其害,这似乎带有宿命的观点。一个人做具体的事情越多,出错的概率越高。官油子看透了世事,遇到困难绕道走,遇到麻烦甩手走,自然不会陷入泥潭。

根据吴传亚的暗示,事情必然出在账目上。他对手下人所做的事往往深信不疑,有时琐碎的发票太多,嫌签字太麻烦,笼统签一个字,叫邰德胜逐一审核发票,是不是邰德胜在其中做了手脚呢?韩江林随即摇头否定了这种想法。邰德胜是一个业务干部,嘴巴臭一点,但为人正直,经他签字报销的发票要经过会计和出纳审核,他不可能做到夹带几千上万的发票报销。

除了邰德胜,还有谁可能在账目上做手脚呢?

无端地怀疑两年来与他同甘苦的同事,他陷入良心的自责之中。历史上为了共同的目标和事业出生入死,结成深厚的战斗情谊,一旦事业成功,思想就出现裂痕,战友之间相互猜疑、残杀的例子比比皆是。他希望现在的经历是一场误会,不希望和同事上演那屡见不鲜的历史悲剧。

他在招待所里度过了平静的三天。在表面的平静之中,他感觉潜流暗涌,山雨欲来风满楼。

果然,星期一早晨,韩江林吃过早餐回到房间,廖主任带着一个纪委的干部进入他的房间,一个审问一个记录,开始对韩江林的正式调查讯问。

性别、年龄、学历、职务,相应的程序一项不缺。

韩江林没见过严峻的阵势,心在颤抖,担心祸从口出,被抓住把柄,抱定了一条原则,死活就一句话,他上对得起苍天,下对得起老百姓和自己良心,没拿过开发公司一分钱。

廖主任不断地发动讯问攻势,逼迫他反省,交代问题。他坚持说,我做人清白,没有任何问题可以向组织交代。廖主任顿时火了,拍桌怒斥,韩江林,如果组织不掌握确凿的证据,也不会对你进行"双规",组织对一切干部都是爱护为主,处理是为了保护干部,作为一名年轻干部,你的学历、工作能力有目共睹,你只有主动向组织坦白交代,争取宽大处理,挽救自己的前途,不然,组织把问题调查出来,严肃处理,你的政治生命、人生全毁了。

韩江林以沉默应对廖主任,拒不回答其他任何问题。廖主任痛斥韩江林顽固不化。双方互不相让地对峙着。

上午的审查在不愉快的气氛中结束。

下午,韩江林仍然如此,廖主任换了策略,耐心细致地开导韩江林,说,人犯错误并不可怕,年轻人哪能不犯错呢?关键看一个人对待错误的态度,知错就改才是好同志。

打蛇打七寸,廖主任在采取引蛇出洞的办法。韩江林心想,威逼哄骗,手段不过如此。心里有一点藐视的意思,说,谢谢廖主任开导,起码我还能辨别错误与违法的区别,在工作中我可能犯错,但没有任何违纪违法。

廖主任眼睛一亮,问,说说在工作中犯了什么错。

韩江林满脸诚恳的神情,我对工作不认真的同事态度粗暴,还没有学会和风细雨般地做思想工作,我分管的扶贫工作还不能够给老百姓带来收入。

廖主任的脸色渐渐变得灰暗,再次拍案而起,怒吼道,想和组织作对吗?我们在尽最大努力挽救一个同志的政治生命,你竟不知珍惜!

愤怒往往证明人的无知和怯懦,廖主任的愤怒表明他陷入了山穷水尽的地步,纪委并没有真正掌握致命的东西。韩江林豁然开朗,精神顿时轻松起来。

第二天,双方对峙的情形没有任何改善。纪委与公安不同,纪委的审查对象是干部,一般都采用文明的方式。公安干警在执法中仍然存在刑讯逼供的现象。如果此事是公安执法,韩江林绝对不会这么从容镇定。识时务者为俊杰,韩江林不会枉受皮肉之苦。

廖主任消失了一天,韩江林获得了暂时的宁静。星期四,廖主任和审理室的干部重新出现。廖主任手里拿着开发公司月报和年报表的复印件。韩江林看到账目,悬着的心落了下来,他相信账目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当然,唯一的隐忧可能出现在放权给邰德胜身上。

廖主任问,两年来,县扶贫办给南江镇的扶贫项目贷款总额是多少?

去年贷款总额为四十五万,今年是六十万,总共一百零五万。

廖主任翻了翻另一本账目,看着韩江林严厉地说,韩江林,你在这一件事情上就说了假话,我们从扶贫办和县农业银行了解到,两年来,南江扶贫开发公司共得到扶贫贷款一百四十万,中间相差三十五万,这三十五万已经从农行出来,在开发公司的账目上没有任何显示,这作何解释?

这可是韩江林没有掌握的情况,他接管南江镇扶贫开发公司以后,从农行得到的贷款数额他记得清清楚楚,怎么会多出三十五万呢?谁会有这么大的胆子,神秘地截留了三十五万?这个问题把韩江林弄糊涂了。

廖主任走后,韩江林心里像炸开的油锅。三十五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如果是什么人做手脚贪污了,栽赃自己,这一辈子真的玩完了。

韩江林为了尽早洗刷罪名,凭着惊人的记忆一笔一笔地列出茶场和果园场的开支。三十五万巨款像一个沉重的包袱,压得他透不过气来。他开始理解了廖主任的话,即使没有贪污一分钱,配合组织调查事实的真相,这是党员干部的职责,也是保护干部的一种手段。换一个角度思考这话,真是太正确了!

廖主任两天没有出现,韩江林倒急了,希望廖主任是根据他提供的线索查账去了。

星期六早晨,廖主任回来了,重新摆开了讯问审查的阵势。这一次,他不再提三十五万元的事,而是询问一笔两万元的茶叶款。后来韩江林才知道,三十五万国家贴息扶贫贷款,被镇干部以借款的名义支走,用于购买房子等。经过县里组织清查,挪用国家贴息扶贫贷款是乡镇普遍存在的现象。法不责众,县纪委像捧着一只滚烫的山芋,不知道怎么处理,最后向县委和政府打了一个报告,建议县政府下一个文件,催还干部所欠的扶贫贷款,明确规定了国家扶贫贷款的扶助对象,事情不了了之。

廖主任说,公司有一批茶叶的发货,账上没有记录这笔收入,月亮湾村民参与月亮茶场的开发,开发公司账目上支出了两万元的劳务费,根据我们两次对参加劳动的村民逐一调查,没有一个村民从开发公司领到钱,两万元的茶叶款是你亲自从南江煤矿的财务上领走的,黑纸白字为据,你能说没有贪污吗?

韩江林想起来了,两笔钱都是韩江林吩咐邰德胜以他的名义提出来,帮助月亮湾村预订了水泥。当时得到内部消息,建筑材料要大幅度提价,特事特办,叫邰德胜提了这两笔钱,打入水泥厂账户,预订了两百吨水泥。

茶叶款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入账呢?

韩江林说,水利局匹配给月亮湾的供水管材还没到位,人饮工程要到明年三四月才能开工,水泥还没有从水泥厂提出来,所以还没有开出发票到公司财务报账。

廖主任向记录的同志耳语了一阵,作记录的同志出去了。

一个小时后,记录的同志探进头来,把廖主任叫了出去。一会儿,廖主任两人返回时,脸上出现了轻松而明朗的笑容。廖主任说,韩镇长,感谢你这几天来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和配合,现在案情已经基本查明,我们需要把情况向纪委常委会汇报,估计要到星期一才能结束对你的"双规",假如经组织研究通过我们的调查报告,组织会在适当的场合恢复你的名誉。

廖主任闪烁其词,最后一句话仍然让韩江林看到了希望。一个多星期以来所受的委屈顿时涌上心头,泪水哗啦啦流淌下来,上前握着廖主任的手,不停地说谢谢。廖主任说再委屈韩江林一天,说完告辞走了。廖主任朴实的背影倒令韩江林生出几分感动,心想,如果不是纪委同志的调查,自己还真有可能被冤枉了。

微信打赏,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