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组织部长 第07节

支付宝搜索“276997”,领取支付宝红包,最高99元,每天可领取1次!

7

兰晓诗家的蓝色小楼在红砖白砖为主色调的楼房之间,鹤立鸡群,格外醒目。韩江林心想,这倒代表了兰家在白云的地位和性格,张扬而显摆。他走近青色石块砌成的围墙门,小洋楼上传出悠扬的钢琴曲,一股莫名的欣喜像春天的山洪,把因焦虑和思念累积起来的郁闷一扫而光。钢琴曲又重弹了一遍,这是《金蛇狂舞》的曲子,简洁而欢快的旋律。他不明白弹奏者为什么再三重复弹奏这首曲子。是不是兰晓诗心如乱麻,极不平静,弹奏简单欢腾的曲子排解心中郁闷?

韩江林按响了门铃,楼上的钢琴声停止了。一会儿,门轻轻打开,门框里站着一个年纪与韩江林相仿的英俊青年,西装革履,头发打了摩丝,油光可鉴,呆滞的眼睛盯在韩江林脸上,像一把刀子穿透了他的脆弱自尊。英俊青年冷冷地问,你找谁?

韩江林像一个被现场逮住的小偷,舌头发僵,请问兰晓诗在家吗?

晓诗不在家。年轻男子怒气冲冲,厌恶韩江林破坏了他的情绪。

晓诗到哪里去了?韩江林壮着胆子问。

砰!年轻男子狠狠地摔门关上,差一点砸上韩江林的鼻子。韩江林看着紧闭的大门,心底扩散出一股失败者的低落情绪。

韩江林离开兰家,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溜达,责备自己轻率,好几年不见,不知道兰晓诗变成了什么样的人,她刚见过几次面,几句暖心的话就让他鬼迷心窍。兰晓诗有那么好的家庭背景,又是北大硕士毕业的绝色佳人,所谓才子佳人,佳人同样要选才子相配。兰晓诗怎么会看上他这个没有背景没有地位,更无惊世才华的平常人呢?韩江林自视长相不差,英俊青年在外表上已经胜了韩江林一筹。从才华上说,背后还有像博士这样有留洋背景的情敌。兰晓诗名花有主,为什么还要假惺惺地欺骗自己呢?

韩江林好像掉进了冰窟窿里,心儿在黑暗深渊痛苦挣扎,觉得县城不是自己呆的地方,正想坐车回南江去,忽然接到吴传亚的电话,要他到县纪委一趟。韩江林以为有什么好事,一溜烟跑到县纪委,吴传亚正在写材料,韩江林上前拍了拍他的肩,在干什么,领导?

吴传亚用一种陌生而严肃的神情看了他一眼,说,韩镇长,请坐。指了对面看报纸的女人一眼,说,这是游书记,有事找你。

游国凤抬头看了韩江林一眼,说,请坐,有件案子需要你配合调查。

什么案子?韩江林心里一惊。

游国凤肃然地看着韩江林,我们掌握了相当的证据,在案件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你在规定的时间内,不能离开指定的地点。

你的意思,是要对我双规?

游副书记严肃地点了点头,这不是我的意思,而是组织的意思。

微信打赏,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