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八节

支付宝搜索“276997”,领取支付宝红包,最高99元,每天可领取1次!

在附近治安岗值班的民警和协警没等李莎莎拨打110就已经冲了过来,他们以为这边在打架闹事。来到跟前,眼前的情景让治安亭的值班警察和协警莫名其妙:三个人滚成一团,三个人都在拼命挣扎着要摆脱别人的控制,嘴里都在大呼小叫喊救命,三个人谁都像正在抢劫,谁都又像是正在拼命自卫。警察和协警用了吞一碗沙茶面的时间撕开了三个人,然后把他们一起带到了滨海警务区。

按照程序,警察先检查了三个人的证件,三个人都有身份证、暂住证,证件齐全,初步可以判定三个人应该属于良民。接下来照例要登记职业、工作单位等等,三个人居然都没有工作单位和职业,再细细追问,三个人居然都是同一天晚上被炒了鱿鱼。问到这儿,警察已经开始头晕,弄不清这是他们瞎编还是真的巧合。当调查他们为什么打架时,警察活像被缠进了一团正在脱线的烂袜子,钱亮亮说他看见李莎莎要跳海自尽,就过去抢救她,没想到熊包扑过来对他实施暴力,而李莎莎一口咬定她并没想跳海自尽:“我活得好好的,自尽干吗?”

熊包则认为钱亮亮不像是在救人,倒像是在抢劫,因为根据从电视剧里得到的经验,一般对想自尽的人都要费尽口舌做大量的思想政治工作,一直到自杀者实在劝不过来,即将跳楼或者跳海的那一刹那间,施救者才会把他从死亡的边缘抢救下来。而钱亮亮有鞋不穿拎在手上,行动诡秘偷偷靠近人家一个女孩子,一句话不说就扑上去,目的就是要趁人家不备,抢夺人家身上的财物。这场混斗的焦点人物李莎莎却也说不清道不明,因为她看着钱亮亮既像救人又像抢劫,不过她却可以证明,自己真的没有自杀的企图,而熊包的目的肯定是要制止钱亮亮抢劫。警察被他们嚷嚷了个头昏脑涨之后,才算勉强明白,这几个人中,李莎莎违反安全警告坐在安全护栏上冲着大海发呆,应该算是肇事的源头。另外两个人的行为多多少少都有点见义勇为的意思,意思却又不足,还达不到树立典型的程度,充其量能算一个善良冒失的好心人。鹭门市满大街都是这种善良的好心人,警察已经司空见惯,所以也不为难他们,给他们每人倒了一杯桶装纯净水,等着协警作出警报告的时候,警察就很认真很啰嗦地开始对李莎莎进行安全教育。警察说,坐在这一拃宽的水泥栏杆上是非常危险的,下面就是大海,特别在晚上,如果跌落海里,根本找不到影子。接着警察列举了一系列案例作为自己论点的论据,一直到把三个人啰嗦得哈欠连天,眼睛都睁不开了,才让他们在出警报告上签字放行。

从警务区出来,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点尴尬,也都有点好笑,却又都不好意思主动打招呼。李莎莎和熊包是一伙的,两个人唧唧咕咕地商量着到哪里去找个睡觉的地方。钱亮亮迟疑不决到底是就此回那间租来的小阁楼里睡觉,还是再到海边吹一阵海风。李莎莎看到钱亮亮已经走出了十几米,忍不住对钱亮亮喊了一声:“大哥,你等我一会儿。”

钱亮亮不知道她让自己在这儿等什么,就在原地站着等。李莎莎拉着熊包追上钱亮亮:“大哥,谢谢你,你是好人,我们一起吃夜宵吧。”

钱亮亮虽然觉得肚子有点饿了,可是也不好意思让人家一个女孩子请自己吃夜宵,况且人家的男朋友还在旁边虎视眈眈,便连忙谢绝:“谢谢了,不用了,算了吧,不麻烦你了。”

李莎莎很诚意:“大哥,不管怎么说你今天晚上是为了救我,你是好人,就因为我才牵累了你,一起吃夜宵吧。”李莎莎说着盯了熊包一眼,熊包马上心领神会:“就是,吃吧。”

钱亮亮现在是最无聊的时候,也是最需要个人说话排遣寂寞的时候,加上李莎莎和熊包又实心实意,便答应了他们:“好吧,我也不跟你们客气,一碗沙茶面就行了。”

李莎莎和熊包边走边盘算这顿夜宵吃什么,当然不能真的请人家一碗沙茶面。沙茶面是鹭门市的特色小吃,汤料讲究,根据配料的品种可以分成很多种类,比方说瘦肉沙茶面、鲜虾沙茶面、鸭肠沙茶面等等等等。沙茶面在鹭门人民中的普及程度类似于北方的兰州牛肉面在西北,但是那终究属于最大众的低档伙食,虽然他们俩无论是经济地位还是政治地位都处于初级阶段,他们也不愿意让初识的朋友觉得自己寒酸。

“你们想吃什么?想吃什么我埋单。”熊包拍着胸脯做豪爽状。

钱亮亮说:“这样吧,朝前边走走,走到哪儿想吃就吃。埋单的话你就别说了,你不也刚刚丢了工作吗?咱们也时髦一把,AA制。”

李莎莎连忙反对:“那不成,我说请你,就请你,要AA制以后再说。”

熊包坚决支持李莎莎,认定不能AA制:“啥子AA制,我们又不是外国人。”

钱亮亮说:“先找好吃的地方再决定谁埋单,民主也需要集中,不然大家都民主没有人说了算,遇到问题一辈子也得不出结论。”

熊包支持:“对头,道理总在掌权人那里。”

李莎莎也说:“钱大哥年纪大,你就是掌权人,你说了算。”

钱亮亮呵呵一笑也不再跟他们讨论谁埋单的问题,带头朝前面走,边走边琢磨着吃什么,心里却热辣辣地感动。“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那句古诗翻来覆去地在心里打滚。李莎莎被钱亮亮从一米多高的海岸安全护栏上拽下来吓得心脏险些从胸腔里蹦出来,钱亮亮让熊包按倒在地反剪双臂,至今胳膊还隐隐作痛,三个人又让警察抓到派出所了折腾了半宿。然而,不论是李莎莎、熊包还是钱亮亮,心眼里却暖烘烘地就像这夏日的夜晚。如果说这是一场误会,那也是一场美好的误会,这场误会如同大海里看不见摸不着却又实实在在流动着的暖流,连通了他们那原本毫无干系的人生。

来到了滨海大道对面的开元街,看到了“洪阿嬷酱油水”的招牌,钱亮亮提议:“这家的酱油水金线鱼、姜母鸭味道特地道,价格也便宜,还有他们家的蒜茸鱿鱼卷,都是从码头直接进来的鲜货,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品尝品尝?”

按照钱亮亮提议,这顿夜宵对于他们几个刚刚被炒鱿鱼的倒霉蛋来说,有点奢侈,如果让谁独自埋单,尽管谁也不会买不起,可是谁也会多多少少有点肉疼。好在他们几个都是正宗的中国人,中国人倒驴不倒架、瘦驴拉硬屎、为了面子活受罪的优良传统在他们几个身上一点也不缺少,熊包和钱亮亮争先恐后地朝“洪阿嬷酱油水”饭馆里冲,边冲边嚷嚷着要埋单,好像这家是洋快餐,要先埋单后吃饭,刚刚提议的AA制顷刻间便被忘得一干二净,这也是我们中国人的做事风格:计划不如变化快,而且健忘。

微信打赏,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