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支付宝搜索“276997”,领取支付宝红包,最高99元,每天可领取1次!

车子驶离了南州城,这一回,程一路的心情与以往是大不一样的。以往,每次出城,最后的归来还是由州。而这一次,他是以此为起点,离开南州到省城正式上任了。从此,南州至少在某些意义上,与他疏远了。

车也不是叶开的车了,而是省委办公厅的车。司机姓唐,年龄也不大,说也是从部队里回来的。这让程一路感到亲切。同来南州迎接程一路副秘书长的,还有省委办公厅的副主任来琴,一个中年精干的女同志。

其实,在这之前,大家都很熟悉了。来琴说:“我们考虑到一路秘书长是军人出身,特的配了个从部队回来的师傅。小唐人很精明的,技术当然更没话说。

“那好。先谢谢来主任了,”程一路道。

中午在南州,齐鸣亲自参加了招待。午饭后,稍事休息,齐鸣又亲自送程一路副秘书长赴任。跟齐鸣一道送行的,还有毕天成。车子从南州市委大院出发时,程一路看见市委办的很多人都站在门前,目送着他,叶开也在人群中,手里拿着小车的钥匙,望着程一路。程一路也望了下他,点了点头。

南州到省会江城市,其实只有一个小时多一点的车程。这要是在国外,其实就是从一个城市的东面赶到西边。早些年,高速公路没通时,南州是江南省从北往南的主要通道。高速通了后,都走高速了。南州无形中有了冷落,也清净了些。南州的这几任书记,都是从省里直接下来的。他们都愿意到南州,一来南州是江南省的经济重镇,二来这地方出人。当然罗,现在不一样了。从张敏钊副省长出亊后,任怀航安排也就一般,齐鸣现在也还在悬着。大概省直干部再到南州的热情也小了些。但是,路近,方便,也还是南州一个吸引大批干部的重要优势。因为不太熟悉,小唐一心地开着车,也很少说话。程一路就闭上眼,假寐了会。但是他并没有睡着,他想起昨天晚上南州市委欢送他的场景。在南州的市委常委和副厅级以上在职干部都参加了,整整五大桌。这个规格,就程一路自己所知,是南州这么多年来最高的了。任怀航离开南州时,也仅仅是市委这边搞了个欢送会。其它副职离开,基本上都是小范围地表示一下,最多是常委们都参加,就已经很不错了,而这一次,齐鸣显然是动了脑筋,这么大的规模,就是给程一路一个信号:我齐鸣是对得起你程一路,就是离开南州,也得让你离开得风风光光。何况你这离开,还是到省任职并且提拔了呢。 王进主持了欢送会,站在宴会厅前的台子上,王进本来不算太矮的身材一下子显得格外的局促。也许因为激动,他脸红着,一上来就宣布:“南州市政府欢送程一路书记欢送会,正式开始,”

这话一出口,底下不少人吓了一跳。怎么就成了尚州市政府的欢送会?不是南州市委的欢送会吗?原则上,市委是可以代表其它几大班子的,但是,政府是绝对为能代表市委的。王进马上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立即补道:“今天晚上的欢送会,由中共南州市委、南州市人大、南州市政府、市政协和军分区联合举办。下面,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齐鸣书记致辞。大家欢迎!”

齐鸣馒馒地走到台子前,眼光扫了一下宴会厅,又特别地注视了程一路一会儿,才緩缓道:“今天我们市儿大班子,在这里欢送程一路同志。应该说我们的心情是一样的,那就是既有惜别之前,又有祝贺之情。惜别,是因为一路同志要到省委工作了;祝贺,是因为一路同志走向了更高的领导岗位。”

不知是谁鼓起了掌,掌声响过后,齐鸣继续道:“因为这两重意思,所以今天晚上,我提议大家开怀畅饮。当然啰,在这里,我也想在祝贺一路同志的同时,希望一路同志继续不断地关注南州。想起我初到南州时,是一路同志到省城去接我的。明天,我也将亲自送一路同志到省委办公厅就任。下面,我们也请一路同志,为我们说几句吧!”

程一路站起来,走到台前,齐鸣并没有下去,而是并排站在一边。这样,王进站在边上,就显得有呰尴尬了。他只好退到台下来。程一路清了下噪子,先是向所有人道了声谢,然后道:“正如刚才齐鸣书记所说,对于南州,我也是两重心情:一是舍不得离开;二是必须服从安排。我在南州已经工作十年多了,这十年,在座的各位,包括南州人民,对我的支持和关爱很多,我会永远铭记在心。到省工作后,我将一如既往地关注和支持南州,尽自己的最大努力,为南州的发展做一点工作。”

底下又是掌声,程一路停了下,“今天晚上,南州几大班子如此盛情,令我感动。我想起曾经读过的两句诗‘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我愿把这两句诗送给在座的各位,无论过去如何,一切从现在开始!谢谢!”

齐鸣也鼓掌,程一路在掌声中,拉着齐鸣一道,走下了台子。王进宣布酒会开始。

都是厅级干部了,喝酒的规则就更加微妙。比如敬酒,都是按排名順序的。

没有人导引,但是,谁都不会错了。前面的人敬了,后面的人自动接上。倘若这个人临时不在,那就只好等一会儿,规矩不能乱了,一乱,怎么能成方圓?

一圏下来,基本上都是象征性的,程一路真正喝到肚子里的并不多。但是,他知道,后面的喝酒,可就不再问章法了。能喝则喝,不能喝且坐着。作为今天晚上唯一的主宾,有呰酒,他是必须要喝的。在南州喝了十年的酒,不能因为最后这一餐,而惹了不快。当然,也绝对不能喝多。这餐酒,跟前两天市委办公室的酒不同了,那是纯悴的感情酒,这个却更多的是礼节酒了。

莫天白先过来了,“程书记,紀委也不好单独请程书记,我就在这敬一杯吧。”

程一路笑了下,“那好。谢谢天白书记。咱们喝了。”王进也过来,端着杯子,“一路同志啊,恭喜啊!”

“这个就不必了。正常的人事调整嘛。要说恭喜,我得向王市长恭喜啊!来,祝贺你!”程一路先喝了,旁边看着的人觉得有意思了。本来是敬程一路的,却变成了程一路向王进道喜的,要是换了别人,死活也不会喝的。王进大概是头有些晕了,一仰脖子,喝下去了。齐鸣也微擻地笑,不经意地摇了摇头。

王进喝完后,大家都在等着他再向程一路敬酒,礼尚往来嘛,来而不往,非礼也!可是,王进却径自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程一路似乎也有些愣了,但他马上回过神来,笑笑地向齐鸣道:“齐鸣书记,我也来敬你一杯吧?”“哪里?你是省办公厅领导了,我来敬你!”齐鸣道。王进大概是坐下后酒一下子又醒了,听齐鸣一说,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便又站起来,端着酒,对程一路道:“一路书记,不,一路秘书长,我这杯酒敬你。我喝了!”

程一路本来在和齐鸣说话,不想王进一端杯子说完话酒就喝了,也没来得及想,也喝了。王进舌头有点团了,“一路书记啊,我是真心地感谢你啊!要不是你,我……”

“建设同志呢,扶王进同志下去稍稍休息会儿。”齐鸣发话了。政府秘书长高建设立即跑过来,扶着王进,请他到休息室喝点水。王进却一甩膀子,“我没事。建设,你没看出来,这是齐鸣书记关心我嘛?还真以为我醉了?没醉!来,齐鸣书记,我敬你一杯!”

这杯酒,齐鸣几乎是黑着脸喝下去了。喝完后,便转过脸跟程一路说话。齐鸣问:“到了省城,还准备一个人?”

“那当然。”程一路笑着,“习愤了,习惯了。”

“这可不行哪!一路啊,我想你还是应该……”齐鸣道:“年龄大了,工作忙了,一个人不行哪!家里没个人,怎么行?”

“谢谢。这事我会考虑的,”程一路有意识地茬开了,酒宴结束后,齐鸣拉着程一路,到隔壁的小房间坐了会。这个小房间装璜十分精致,摆设也相当高雅。坐下后,齐鸣让人上了两杯上好的龙井,然后关上门。齐鸣道:“刚才那场面闹哄哄的,我知道一路同志也不喜欢。可这是人之长情嘛,是吧?本来一直想跟一路同志好好地谈谈,我来尚州也三年多了,一路同志对我支持很大,我很感谢啊!”

“这话不能这么说。齐鸣同志,我是在市委和你这个班长的领导下开展工作,谈不上支持不支持的。都是工作嘛!要说感谢,我得谢谢你一直对我的信任和理解,还有工作上和生活上的关心和支持。”程一路揭开杯盖,一缕清香飘了起。

齐鸣也喝了口茶,“其实呢,我一直觉得南州这一块这几年很复杂。我当时到南州来时,省委找我谈话,我就不倾向。可是得服从组织安排嘛。大概是几次大的亊件的影响,南州的干部一直放不开手脚,我来以后也想努力地调整调整,可是成效不大啊!一路啊,你知道有人又在南线工程上做文章了吧?”程一路赶紧道:“是吗?我倒没听说。”

齐鸣叹道:“难哪!本来你要离开了,我不想跟你说太多。可是,有些同志的做法实在是不利于南州的发展哪!一个地方老是出事,这个地方还能吸引到外商?还有有稳定的发展局面?还能有努力干工作的干部群众?都不会有的。”

“这当然是。稳定才是发展的第一要素。这个情况我不清楚。”程一路知道,齐鸣说的是莫天白。但是,他不能点破,而且齐鸣这么说着的目的,他也是不清楚的。既然不清楚,还是含糊点好。

齐鸣笑了笑,“一路同志啊,上次学农部长来的时候,我说你适合于干秘书长这个工作。你通盘考虑的能力很强,原则性很强。这样的领导干部现在不多了。更重要的,你出于公心的多。我也一直想把你留在尚州,可是……”

“这个我知道。组织安排,都有组织上的道理,我们都是这么多年的老党员了,这点我清楚。”程一路起身给齐鸣添了点水,也给自己的杯子加了,问齐鸣:“省里人代会马上开了,不知齐鸣同志^”

“啊,很复杂啊,很复杂!”齐鸣笑着,“我现在也不太看重了。但是,南州现在的工作环境,确实让人担心哪!”

程一路也笑道:“我相信齐鸣同志能解决这个问题的,刚才你说到南线工程,我觉得如其让大家猜测,让大家怀疑,还不如索性认真地查一查,一查什么就明白了,一明白了,流言不攻自破。古人说:流言止于智者。流言同样止于真相啊!”

“我也一直在考應,想成立一个小组,专门对南线工程进行一次全面审计。原来我准备请你牵头。可现在……”齐鸣把茶杯端起来,“我真的找不也一个合适的人选来。这个事不是一般的事,你知道。弄得不好,会适得其反哪!”“是要慎重!”程一路凑近闻了下茶香,“是要慎重啊!”“唉!很烦哪!一路啊,到省里去以后,可得对南州,特别是对我个人,多多关心哪!在省委的位置毕竟不同,那是核心层;你的影响会越来越大的。马上省人代会就要开了,我很担心……”齐鸣绕了这么一團,大概才正式接近了他的表达的主题。

程一路马上道:“那当然,齐鸣书记应该是没问题的,没问题的。”“哈哈,一路同志……”齐鸣笑着把身子往前倾了倾,“不过啊,一路同志啊,你个人的问题还是得解决啊。在南州,你别的没什么能让人家议论,可是这方面有议论哪!到省里了,早解决吧。生活嘛,男女搭配,才能幸福。是吧?”程一路没有做声,齐鸣又道:“那个小简,怎么样了?要是成熟了,就办了吧?”

“这个……暂时不说了吧,谢谢。时间也不早了,咱们也……”程一路显然是在回避了。

齐鸣看看表,说是不早了,我们走吧。

昨天晚上回到家,程一路意外地睡了个好觉,酒喝到正点上,就成了最好的安眠药。早晨五点,他醒了过来。窗外已经大亮了。夏天日长,太阳也起得早。他起床后浇了壶水,然后泡了杯茶,边喝边在房间地转了一團。这房子是他当了市委常委、秘书长后,从文化局宿舍那边,调整到这儿来的。装修时,他正在省委党校学习,里里外外都是张晓玉一个人橾持的。这几年,他不管怎么出差,大部分的时间总还是呆在这屋子里的。现在到了省城,回来就必定少了,他已经告诉二扣子和荷花,没事的时候过来看看,晒晒被子,开开窗子,透透空气,一个久不有人活动的房子,会产生阴暗的气息的。就像乡下的老屋,久不住人,门前蒿草丛生,屋内蛛网密集,看了会让人伤感和伤心的。……车子已经下了高速,进了江城。

江城是一个有两百万人口的城市,这个江淮之间的城市,四季分明,是典型的温带气候。道路边早呰年,栽的都是法梧,现在全换成了银杏和香樟。这个季节,这两种树都是最茂盛的时候,银杏的扇形的叶片,在阳光下闪着古铜色;而香樟,却闪着银亮的绿色。路上花坛子里栽的各种花卉,也肆无忌惮地开着,有的甚至跑出了花坛子,向路上张望……

省委在江城的主干道人民路上。车子进门时,当班的武警“啪”地敬了个军礼,这让程一路感到亲切。下车后,程一路特地等齐鸣和毕天成一道,上了五楼。这是省委办公厅的办公楼层。来琴说:“就这了,程秘书长。”“啊,好!”程一路应着。

正好有人过来,一抬头,愣了下,立即喊了声:“程秘书长好!”程一路点了点头,来琴介绍说。

程一路马上伸出手,同齐为平握了一下。再往前走,正好碰上辛民。程一路主动招呼道:“辛秘书长好!”

“啊,一路秘书长来了?好,好啊!”辛民同程一路握了下手,说:“我有个材料,正要出去,”便走了。

程一路隐隐地觉得这辛民平时跟自己关系梃好的,怎么?这态度似乎有点…

来琴道:“程秘书长,今天我就不带你一个一个办公室看了,先到你办公室吧,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说着,带着大家通过走廊,向左拐了个弯,在里面的一间办公室正开着门。来琴说:“就这了,程秘书长请,齐书记请。”

这其实就是林晓山的办公宣,程一路来过不知多少次了,这会儿,站到这间将属于自己的办公室里,程一路觉得有点苍茫感了。人事代谢,谁能料定呢?

程一路请齐鸣坐下,已经有人泡上茶了。来琴介绍这泡茶的小姑娘叫任秋,是机关办公室的科员,去年公务员招考上来的,“以后,程秘书长这边的日常服务,就由小任来处理了,”

任秋向程一路笑笑,程一路说:“辛苦你了。”齐鸣坐了会,说:“我们上去看看徐秘书长吧?”

“好,我正准备……走吧。”程一路就陪着齐鸣,还有毕天成,上了楼,先是常委办,接着是内保处。再过去,就是徐其哲秘书长的办公室了。门掩着,程一路敲了下,里面传来声音道:“进来!”

程一路和齐鸣一进屋,徐其哲就笑道:“我猜是你们。刚才来琴同志在路上电话告诉我了。我说好啊,一路同志,还有齐鸣同志过来,今天我亲自在家接待。

“这哪敢?谢谢其哲秘书长了。”齐鸣笑着,程一路也说了谢谢。徐其哲问:“南州那边都交接好了吧?这边正等着你啊!一路同志啊,卫东书记对你很关心哪,他一提名,我觉得合适。这不……”

齐鸣插话道:“卫东书记和其哲秘书长这样一动,我们南州可是受损失了。本来,我是希望一路同志能在南州继续干的。”

“服从组织嘛,啊!王进同志也很不错。还有如海同志,我很熟悉,也是相当有能力的。都很不错的嘛!”徐其哲坐在沙发椅上,左右摇晃了下。程一路问徐其哲:“卫东书记不在吧?”

“到北京了。不过,则如书记和刘凯书记都在,你过去看看吧。”徐其哲做了个手势,“晚上,我来陪齐鸣同志,同时也给一路同志接风。”

程一路出了徐其哲办公室,再向里,第一个是省委副书记高则如的办公室,他敲了下门,等里面人应了,才进去,“高书记,我来报到了,”

“啊,一路同志,来了?好嘛,安排好了?”高则如是湖南人,一口地道的湖南话。

“都安排好了,我就是来向高书记报到的。详细情况,以后我再给高书记汇报吧。”程一路说不再打扰了,到隔壁去一下。

隔壁是刘凯副书记的办公室,门正开着。刘凯是去年才从团中央下来的,年龄很轻,办事却很干练。

程一路和刘凯也算熟悉了,地市的副书记指数减少后,大会小会,都是程一路参加,自然就熟络了。刘凯示意程一路坐下,“来上班了?很快嘛!”“南州那边处理完了,就过来。反正都是工作啊!”程一路笑道。刘凯打量了下程一路,“听说一路同志是部队转业的?这次省委先有个另外的安排意见,临时动了下。不过,我觉得到办公厅来更适合你啊,没意见吧?”“没意见!服从组织安棑。我是军人出身,紀律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程一路道:“以后工作上不周的地方,还请刘书记多多批评!”

刘凯正要说话,有人进来,程一路就告辞出来,经过徐其哲秘书长办公室时,看到三个人正谈得欢。程一路就直接下楼了。

到了办公室门口,程一路抬头看见这上面新添了一块牌子:主任办公室。他一下子明白了,以前省委办公厅的主任都是由秘书长兼任的,而这次他调来,却是副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所以办公室的牌子就新添了一块。

他看了看,笑了下。来琴过来,报告说:“程秘书长,晚餐就安排在大富豪。六点!行吧?”

“行!”程一路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