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绝对控制

支付宝搜索“276997”,领取支付宝红包,最高99元,每天可领取1次!

正在修建中的兰苑新村住宅小区,幢幢楼房拔地而起,工地上机声隆隆,施工人员忙碌有序。董事长于又川带着副经理左子中和保卫处处长冷一彪一伙人前来视察。登上八层楼,于又川极目望去,整个工地就像一锅沸腾了的开水,而每一个忙碌中的身影就像开水中的一个分子,正是有了这一个个的分子,才构成了这种沸腾的场面。他喜欢看这种场面,每每看到这种场面,就倍感舒畅,仿佛成了一位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站在炮火硝烟的战场,正在指挥着一场战役。能够成为一名将军,是他少年时的梦想,但是,他没有成为将军,却成了一名企业家,他无法得到指挥千军万马的满足,就从施工现场上体验这种感觉。每每看到这热火朝天的景象,就能感受到一种成功的满足,使他进一步增强征服一切的信心和力量。

一个没有征服欲的男人是一个平庸的男人。

不知啥时,项目总经理马宾等人已来到了他的身后。他已习惯了这种前呼后拥,也希望别人来前呼后拥,这表明了他的势力,也表明了他的中心领导地位。

马宾毕恭毕敬地说:“不知道董事长来了,有失远迎。”

于又川回过头来说:“工期能不能按期完成?还有没有什么困难?”

马宾说:“请董事长放心,保证按期完工。”

于又川说:“光按期完工还不行,还要保证质量。我们长青集团公司之所以能发展到今天,在建筑市场上叫得响,主要就是靠质量来赢得市场的信誉,赢得大家对我们的尊重。上一次,让你们返工,你是不是还有想法?”

马宾说:“没有没有,我们按董事长的要求,炸毁了三号楼,重打地基重新来。现在已经盖到第五层了。”

于又川的目光越过幢幢水泥钢筋架,越过起起伏伏的吊车,投向了那幢曾被炸毁的三号楼。三号楼刚盖到第三层时,市工程监理处在工程监察中发现三号楼的水泥标号有些低。如果换成另外一家建筑队,稍微通融一下也就过去了,如果于又川想通融,凭他的社会影响,几乎不费什么口舌也就过去了。可是,于又川却非要炸毁重来,他不愿意他的工程几年过后成了豆腐渣,他成了千夫指。更重要的是,他想通过这一行为,制造一个轰动效应,让整个边阳市都知道,他于又川虽然没有拿到世纪广场的工程,他的建筑公司却是一个质量信得过的公司,是一个对边阳老百姓负责的公司。果不其然,炸楼之后,舆论哗然,报纸、电视、广播等新闻媒体一阵爆炒,几番轰炸,长青集团公司在边阳老百姓中更是如雷灌耳,有口皆碑。虽说公司失去了一些暂时的经济利益,但是,却得到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长远的经济利益。随之而来的是入户率暴涨,不到半个月,已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于又川的名字在边阳市也就越发响亮了。此刻,他长叹一声说:“让你炸毁三号楼,你心里疼,我也是如此。光那一炸,损失几乎上百万,可是,如果不炸毁,将来的损失就不是用上百万能挽回的。”

于又川说到这里,他的手机响了,一看来电显示,是二号,就朝他的部下们摆了一下手,到一边接电话去了。于又川的手机中蓄存了好多电话,他依次把他认为的重要人物按顺序排了下来,那些人物都是政界的要人,只要一显示排名次序,他就知道是谁打来的,就知道是因什么事打来的,该不该回避他人。二号当然是一个很重要人物,他的电话也自然有很大的价值,他自然要做一下回避。

于又川来到一边,打开手机,听他说完,嗯了一声,就将手机合了。回来一看到手下的人都眼巴巴地看着他,他就马上换了一种心情,问马宾,上次拖欠民工的工资发了吗?马宾说,按您的吩咐,我统统发完了,一个都不欠。于又川的目光投向工地上的民工们说,他们也不容易,上有老下有小,从老家跑到我们边阳来打工,为的就是挣点钱养家糊口。我们都是农民出身,应该更能够体谅他们的苦楚,不仅要同情他们,还要爱护他们,关心他们。以后,类似于拖欠民工工资的事儿绝不能再发生了。马宾说,谢谢董事长的教导,我一定照办。在一旁的冷一彪也不由附和着说,董事长要是当官,肯定是一个体恤百姓的好官。于又川笑着说,我也想当个官,当一个好官。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可是,没那个命呀。说完,就哈哈一笑,招了一下手,示意下楼,所有的人都尾随其后跟了过去。

没有完工的楼梯只是一个简单的框架,没有扶手,而且不平,下了几层,于又川想起了左子中的那条受过伤的腿一遇上阴天就会犯病,一回首,看到冷一彪正扶着左子中慢慢地下来了,下得有点吃力,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就回转过去,替过冷一彪搀起左子中。左子中笑着说,董事长,你别,有冷子扶着我就行了。于又川说,还是让我搀吧。搀着你,我的心才会更踏实些。

于又川永远不会忘记,左子中的跛腿是因为救他才落下的。那是八十年代初,他们一同去参加中越自卫反击战,在一场恶战中,我方以一半人员伤亡为代价,彻底击垮了越军。在清理战场时,左子中看到一个越南士兵举枪朝正在搜索的于又川射击,左子中大喊一声,一个鱼跃扑上去将于又川推倒了,他的小腿上却挨了一枪。从此,他就跛了一只腿。

后来,于又川发迹了,他谁都有可能忘记,但唯独忘不了左子中的救命之恩。他专门去了趟河南,在一个偏远小镇的破旧的加工房里,找到了他的这位生死至交。从此,他改变了这位老朋友的命运。

上了车,于又川还在想着这些,不免有点感慨。快到集团公司楼下时,他才想起二号给他提供的信息,便说,听说,李英并没有死,她还活着,仍然在市中心医院。左子中慢腾腾地“噢”了一声。车已停稳,谁也就再没有说什么。

一夜过去了,市中心医院相安无事。

宋杰守了一夜,不觉有些失望,悻悻来到病房,见杜晓飞正睁着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他,就有点不好意思地开玩笑说,昨晚是不是吓得一宿没合眼?杜晓飞一骨碌坐起来说,你才被吓得一宿没敢合眼。宋杰笑笑说,没有吓着就好,过一会儿,我给你弄点吃的去。杜晓飞说,好呀,这几天正好享享被人侍候的感觉。宋杰说,记住,这次你欠我的,等任务完成后,你得好好侍候我几天,就算扯平。杜晓飞说,美的你,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了。就在这时,他们听到门外有人说话的声音,宋杰竖起指头,压住嘴唇“嘘”了一声,小声说,不能出声,小心隔墙有耳。你想吃什么?我给你买去。杜晓飞小声说,豆浆油条,谢谢了。说完,顽皮地一笑。宋杰压低嗓音说,你要注意安全,时刻保持警惕。杜晓飞说,老毕呢?宋杰指了指隔壁说,让他再休息一会儿。说完,来到门口,对值班的小王说,不要离开这里,我给你们买早点去,买回来再替你。

天一亮,医院就沸腾了,医护人员交接班,清洁工打扫卫生,各病房的陪护人员倒痰盂,亲友们买饭送早点,不一而足,统统赶在这个时候。就在这时,楼道里出现了一个清洁工,他一边拖地,一边窥视着各个房间的动向。当他拖到306号门前时,有意放慢了速度,假装不经意地用拖布打湿了小王的鞋,然后客气地说对不起。小王说,没关系。他借机问,听说,你们看护着一个要犯,他是男的还是女的?小王看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好好打扫你的卫生,不该问的就别问。他只好假装无所谓的样子说,还挺神秘的。说着,便拖到门前,有意将拖把一用力,门被撞开了一个小缝。小王伸手关住门说,毛手毛脚的,你轻一点好不好?那个人一抬头,正好看到宋杰来了,就没再作声,低头规规矩矩地拖起了地。

在长青集团公司董事长的办公室里,于又川和左子中相隔一张桌子,秘密地交谈着。

左子中说:“他们监守得很严,不像是演戏。看来二号的情报是准确的。”

于又川说:“既如此,晚上就可以行动了。但是,策划一定要周密,不能因小失大,再给对方留下把柄。”

左子中说:“知道了,请大哥放心。”

于又川说:“子中,过去,我们走南闯北是为自己打天下,这次,我们不完全是为自己,还有别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有些人可能还要获得比我们更大的利益。所以,我们还得抓住一些他的把柄,免得以后被动。”

左子中说:“对这些,我早有准备。我已经为他录了一盘他与周怡颠鸾倒凤的带子,再瞅个机会,给他搞点别的。在这些政治流氓的眼里,只有利益,根本就不存在友谊。所以,我们必须要防着点,害人之心不能有,防人之心不能无。”

于又川说:“还是子中考虑得周到。不过,你也不该瞒着我呀!”

左子中说:“不是瞒你大哥,是因为不到时候。等哪一天,我们对他失去控制时,再告诉你,肯定比现在告诉你有意义。孙悟空本事大得能翻天,谁都无法控制他,但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唐僧却能,因为唐僧抓到了他的要害,这就是紧箍咒。”

于又川不觉笑了起来,笑完才说:“现在我才明白,汉高祖之所以能得天下,而项羽不能,主要一个原因就是汉高祖有萧何,项羽没有。当年我在这座城市下岗之后,为了生存,为了有口饭吃,到处去求职,可是,处处遭到的却是冷眼,就像一只丧家之犬。我受尽了别人的凌辱和白眼。生活已经把我逼到了绝路,也许,就是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对这个城市产生了仇恨,对那些贪官污吏们产生了仇恨,我下了决心,要么就下地狱,要么就上天堂。我不得不铤而走险,去捞取第一桶黄金,目的就是想来主宰这座城市,控制那些贪官污吏,让他们像狗一样永远为我手中的肉骨头而团团转。”

左子中说:“最好是在狗的脖子上再套上一个铁链子,这样,一旦它不为你手中的骨头而动时,你还可以控制它。”

于又川说:“那链子,应该是越粗越好,以防它挣脱。”

说到这里,两人不约而同地大笑了起来。

深夜,市中心医院里一片静谧。

在306房间的门前,值班刑警张虎故意假装睡着了,其实,他只是做个样子,诱敌上当。室内的杜晓飞依然睁着两眼,注视着左右的门窗。隔壁的宋杰和老毕,两人一直在轮流休息。此刻,老毕刚刚换下宋杰,点了一支烟有一口没一口地抽着。

突然,一片漆黑,整个楼停电了。门口的张虎还没反应过来,头上被什么东西重重地击了一下,昏倒在了地上。杜晓飞感觉情况不妙,一骨碌坐起身来,一个黑影已逼到身前。杜晓飞突然用枪对着黑影说:“不许动,我是警察。”黑影说:“别紧张,我是电工。”杜晓飞的神经稍一松弛,黑影一倾身,遂飞起一脚,将杜晓飞的手枪踢飞落地,倏然逃去。杜晓飞一个侧身滚下床,拣起枪追了出去,没料宋杰和老毕已赶在了她的前头。黑影速度极快,如魔影般一晃,便进了卫生间,待宋杰破门而入,只见窗户大开,黑影已逃。宋杰吩咐老毕和杜晓飞从外面包抄,他自己却一跃从窗口跳了出去。

宋杰落地后,又看到了那个黑影,黑影以极快的速度向围墙冲去。宋杰不顾一切地向前追了过去。就在黑影一闪,飞越围墙时,宋杰突然开了一枪,随即,黑影消失在了围墙外。待宋杰翻越围墙,不见了人影,只见一辆小车呼啸远去。

“完了。”宋杰对刚赶来的老毕和杜晓飞说,“外面有人接应,又让他溜了。”

杜晓飞说:“让我白白浪费了几天的感情,最终还是功亏一篑了。”

宋杰突然问:“张虎呢?”

老毕说:“你们勘查现场,我看看去,这小子是不是出现了意外?”说完跑了回去。

宋杰对杜晓飞说:“你没伤着吧?”

杜晓飞说:“没有。他说他是电工,我犹豫了一下,让他溜了。要不是为了留活口,我早就一枪崩了他。”杜晓飞没有说她的枪又让他一脚踢飞了。她觉得这对她来说是一件极不光彩的事,她又恼又恨,但就是说不出口。

宋杰说:“我们到围墙那里看看,是不是留下了什么痕迹?”

来到围墙处,杜晓飞用手电一照,看到了墙上留有血迹。

宋杰说:“他受伤了。”说完,他立即通知技术科前来勘查现场,又给郭局打了个电话,告诉了事情的结果,末了又说,“郭局,我们现在是不是对所有医院和药店进行布控?对方受了枪伤,他一定会上医院去治疗或者上药店去买药,这是一个发现线索的机会。”

郭剑锋说:“好,我现在就部署警力,你负责勘查现场,绝不要放过一丝一毫的蛛丝马迹。”

收了线,阵阵尖利的警笛声从远处传来,划破了这座城市的黑夜。

于又川手握着话筒,生气地说:“你提供的是什么消息?差一点送了我兄弟的性命。”

对方吃惊地说:“什么?我给你提供的是假的?不可能吧?”

“什么不可能。那个李英早就死了,他们搞了个假相,让那个女警察扮装李英。要不是我的那位弟兄身手好,怕早就成了他们的活口。”

“我让姓郭的给耍了。我问过他,李英的病情怎么样?他告诉我情况有所好转,宋杰几个正在医院里看护着。他这样说,是真的不知实情?还是对我已经产生了怀疑,故意向我卖了个关子?”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你一定要引起警觉,否则,就会坏了大事。”

“这我懂。不过,要改变这种局势,还得请董事长在上头通融通融,不搬走姓郭的,我的日子看来是不太好过了。”

“你不要着急,我会考虑的。现在最关键的是,你要紧紧盯住他们,发现什么新情况,随时向我通个气。”

于又川挂了电话,抬头一看,时针已指向七时,他长长地伸了个懒腰。

新的一天开始了,在公安局,正召开局务办公会。

局长郭剑锋等人员到齐了,看了一眼宋杰,像是不经意,又像是很有目的性地说:“宋杰,李英早已死了,为什么不向我讲清楚?你们设套抓凶,这个想法也不能说不好,但是,你总得向我打声招呼吧,害得我都被你蒙在鼓里,搞得很被动。”

心有灵犀一点通。宋杰一听就清楚,肯定有人向郭局问过李英的情况,郭局没有说实话,借此机会想让他打个掩护,于是便站起来说了声“报告”:“这是我的错,因为设套抓凶危险性很大,我怕您不同意,就来了个先斩后奏,请局长批评。”

郭剑锋招了招手说:“好了好了,以后有什么行动不要瞒着我们,还要有个统一计划统一指挥嘛。现在开会。下面先由宋杰把‘2·23凶杀案’的侦破情况向大家汇报一下,然后再安排部署下一步的行动。”

宋杰略一思忖,就明白了该汇报哪些,该隐瞒哪些。他先把两起凶杀案的情况给大家介绍了一下,然后才说:“从现象上看,很明显,杀人的动机就是为了灭口,但是,他们为什么要杀人灭口,凶杀案的背后究竟还有什么内幕?我们还要进一步搞清楚。现在,我们所掌握的唯一线索就是凶手中弹了。只要我们依着这条线索抓到凶手,才能搞清楚他杀人的真正动机是什么,以及他幕后操纵者又是谁?”

宋杰汇报完,郭剑锋站起来道:“我已经向各收费站的出口做了安排部署,凡是出市的车辆都要进行严格审查,绝不放走那个中枪的。现在我宣布,我们要集中警力,明察暗访,对全市大大小小的医院,大大小小的药店进行严格排查,发现线索,立即向我汇报。赵局长负责警力部署,李局长负责各交通要道。你们二位还有什么要说的?没有就开始行动。”

散了会,宋杰刚要离去,郭剑锋给他使了个眼色,他便跟着郭剑锋来到了他的办公室。一进门,郭剑锋就说:“你小子这几年没有白跟我,行。”

宋杰说:“当下属的,就得学会领会领导的意图,否则,我能有好果子吃?”

“去去去!少来这一套。”郭剑锋一边续着茶水,一边说,“我问你,这几天有没有人向你打听过案情,或者是问过你最近忙些什么?”

“问我?”宋杰怔了一下,马上反应了过来,摇了摇头说,“没有。好像没有。这几天我都没到班上来过。”

郭剑锋若有所思地“噢”了一声。

宋杰说:“你是不是想进一步确定你所怀疑的那个人?”

郭剑锋说:“什么话。好了好了,忙你的去吧!”

宋杰便诡谲地笑了一下,走了。

在于又川的办公室里,左子中说:“左臂上中了一枪,伤势不算重,我已经派人把他送到南郊的一个私人诊所,让他先把弹头取出来,再找个地方慢慢疗伤。”

于又川说:“那个地方安全吗?”

左子中说:“安全。那地方很偏僻,别人不会注意到。”

就在这时,于又川的电话响了,他一看来电显示,说:“是他的,有新情况。”说着拿起话筒说,“是我,请讲。”

对方说:“今天有大行动,各个交通要道都设了卡,要对全市大大小小的医院,大大小小的药店进行排查,要查找那个中弹的人。”

于又川说:“知道了。”

挂了机,于又川说:“他们果然行动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要不是他的假情报,也不至于如此。”

左子中说:“这说明郭剑锋已经不信任他了。”

于又川说:“看来,得想办法让姓郭的走了,要把那个位子让给他,这样我们才能做到真正意义上的控制。这一块很重要,谁抢占了它,谁就掌握了主动权。”

左子中说:“大哥说得极是。不过,让姓郭的走人,还是有些难度。”

于又川说:“血案怕是再不能发生了,每一个血案的后面,总要留下许多疑点,这会把我们搞得很被动,也很累。最好的办法就是迫使刘国权动用他手中的权力,这样效果最佳。”

左子中说:“这事儿还得缓一缓,刘国权现在还未坐稳,操之过急了对他不利。市委那边的向国华也在虎视眈眈,时刻觎着市长宝座。必要时,我们再给刘国权出出力,否则,前功尽弃就太不值得了。”

于又川说:“你说得对,这几天你筹划筹划,等筹划好了,让刘国权上一趟省城,把路子跑通了,让省委给他一个‘代’字,他放心了,我们也省心了。”

左子中说:“这事一两天我就可以办妥。”

于又川又提起了刚才电话中的事:“子中,你再掂量掂量,南郊那个地方他们会不会搜查到?我还是有点担心。”

左子中说:“按理说不会出现问题的。现在要是再转移地方,会暴露目标,更不安全。要不,给南郊派出所的白所长打个电话叮咛一下,让他留个心,怎么样?”

于又川说:“白发礼?他是建委主任白发祥的弟弟,还算可靠。行,你给他打个招呼,让他费点心,过后我们会表示的。”

全市展开了拉网式的搜查,大大小小的医院,大大小小的药店都毫无例外地被公安人员进行了排查和过问。在南郊一个偏僻的村落里,有一家挂着“孙大夫诊所”牌子的小诊所旁,几个民警走了过来,为首的是该派出所的所长白发礼。白所长还没进门就大着嗓子喊了起来:“孙大夫,你在干什么?”喊声刚落,一个灰遢遢的老头儿探出脑袋,一看是白所长,就热情地招呼说:“噢,白所长,是哪股风儿把您吹来了。来来来,好久没见面了,今个儿咱们好好喝两盅。”

白所长说:“今天先省下你的酒,等改天有空再来好好喝一场。我们是来查一下你这里来没来过受过枪伤的病人,或者有没有人来这里买过治枪伤的药?”

孙大夫说:“没有。全市有的是大医院,人家受了枪伤能到我这里来?不过,你们既然来了,就请进来查一下,免得以后说我包庇了你们要查的人。”孙大夫说完,有两个民警想进去看一看,白所长却说:“算了,巴掌大的一个店儿,一眼就能看个透,我们就不耽误时间了,还要到别的地方去查。记住,你还欠着我的一顿酒,等有空我再来。”白所长说完就带着人走了,孙大夫还在后头大声应着说:“好的,我给你留着,你啥时候来都成。”

在桑拿中心特殊休息厅里,于又川和刘国权身着宽大的睡衣,躺在睡椅上一边喝着茶,一边聊起了属于他们两人之间的话题。刚才他们洗了个澡,又让特级按摩师认真按摩了一番,两人都被折腾累了,也折腾舒服了,躺着歇着就倍感轻松。上午快下班的时候,于又川就得到了南郊那边反馈过来的“太平无事”的消息,心里一轻松,就相邀刘国权来吃饭。因饭桌上人多,有些话不便说,此刻,正是说话的时候。于又川说:“条件已经成熟了,你怎么还按兵不动?果子熟了,挂在树上,你不去摘,别人就会摘。”

刘国权笑了一下说:“谢谢老弟的关照,这几天手头的事儿太多了,刚刚忙完,准备最近抽空去一趟省城,去碰碰运气。”

于又川说:“不是碰,而是争取。机会总是永远垂青那些有准备的人。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五万美金,明天派人给你送过去。如果还有什么困难尽管说。”

刘国权说:“不瞒老弟说,我之所以没有出去,就是因为底气不足。有了你的支持,我再不行动就说不过去了。感谢的话我也就不说了,我先拿着,就算向你借的吧。”

于又川说:“大哥,看你把话说到哪里去了?为了你的事业,我出点力是应该的。”

刘国权说:“沈阳路步行一条街的投标马上就要开始,你要做好准备。标底白发祥知道,我让他告诉你。无论如何,这一次你一定要拿到手。”

于又川说:“只要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刘国权说:“好吧,都累了,我们该回去休息了。”

于又川说:“休息吧。”

两人出了桑拿中心,分道扬镳后,于又川想起晚上就餐完,他和刘国权刚出门时周怡传过来的眼神,就知道周怡等刘国权肯定等着急了,不觉暗骂了一句“小骚货”,心里竟然有些慌。抬眼看到“边阳市电视台”几个闪烁的霓虹灯大字,不由想起了石楠,有好几天他们没有见过面了,真有点想,就想约她出来走走。于是,便拨通了她的电话。

“我就知道你迟早会给我打电话的。”石楠哧哧地笑着说。

“为什么?”于又川漫不经心地说着,心里却溢满了无限的快乐。

“不为什么,就是凭感觉。”

“不过,有时候感觉是最靠不住的东西。”

“有时候,它却是最能靠得住的东西。”

“你太感性了。”

“你太理智了。”

“你在干什么?”

“聊天。在网上跟一个名叫窃花大盗的人聊天,很有意思。”

“你就不怕他偷了你?”

“我正期望有人来偷我,可是没人来。”

“谁说没有?”

“在哪儿?”

“他不是正在给你打电话吗?”

“他只怕有贼心没贼胆。”

“错了。他有贼心,也有贼胆。就怕你不敢出门。”

“嘻嘻,你在哪儿?”

“就在你们电视台的大门口。”

“真的?你怎么到这儿来了,是不是迷路了?”

“什么迷路,是偷人来了。”

“那就上来。”

“有保安把着门,不方便,你还是下来吧。”

“好的。你等着我。”

于又川仿佛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那颗泯灭了的心又开始苏醒了。

与此同时,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的灯还亮着。出动全部警力,查询了一天毫无结果,那个受枪伤的凶手到底藏在何处?

郭剑锋说:“现在只能说明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凶手的枪伤不太严重,只是擦破了一点皮,为了怕暴露目标,只好找个地方躲了起来。另一种情况是,他们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行动,事先做好了安排。依你的判断,哪种可能性更大些?”

宋杰说:“第二种可能性更大些。”

郭剑锋问:“为什么?”

宋杰说:“因为从留在围墙上的血迹看,他的伤不会太轻。从另一方面来讲,这种大面积的搜查难免有失保密性。可我这几天来一直在琢磨,为什么几次行动总是对方抢先我们一步,这是为什么?我怀疑肯定是我们公安内部出现了问题。”

郭剑锋轻轻“唔”了一声,若有所思地说:“要是真的在我们公安内部出了问题,说明这个案子背后肯定牵扯着什么大人物,这个案子也就不是一起普通的杀人案喽。”

宋杰说:“如果不清除我们公安内部的这个蛀虫,将会给我们破案带来非常大的难度。”

郭剑锋说:“清除?你怎么清除?没有足够的证据,凭怀疑就随便清除一个人?笑话。任何一个人,只有把他放在特定的时间里,特定的空间里,让他暴露无遗时,我们才能获得足够的证据,再清除也不迟。还是那句老话,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说说看,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宋杰说:“在外围上下下功夫,看能不能获得一些意外的线索。”

郭剑锋说:“也好。有时候,朝着一个方向走下去,往往就会进入死胡同,换种思路,也许能别开洞天。另外,既然你怀疑我们公安队伍不纯,就多留个心眼儿。”

刘国权终于带着白发祥踏上了去省城的路。在行动之前,他俩费了不少心血,研究了送礼的对策。

来到了省城,已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刘国权、白发祥登记好宾馆,住下洗漱毕,在楼下匆匆吃了一点便饭,便回到了宾馆。

好不容易等到“新闻联播”播完,从窗户朝外一看,天已擦黑,刘国权便拨通了罗副书记家的电话。电话一通,他就毕恭毕敬地说:“罗书记,你好,我是边阳的刘国权,今天来省城办了点事,你现在有空吗?如果方便的话,我想过去看看老领导。”

罗书记说:“是国权呀,到省城来了,你还客气啥?我随时欢迎你来家做客。”

挂了电话,刘国权一下子兴奋了起来,立马收拾好东西,就和白发祥出了门。他们主攻的第一目标是省委罗副书记,其次是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吕光春。驱车来到省委家属院,把门的警卫对他们进行了一番严格的证件审查,并按要求让他们认真填写了登记表才放他们进了院门。车刚开到一号楼,正要拐进去,白发祥突然对司机说:“直走,别拐进去。”

刘国权有点不悦地说:“一号楼到了,你是不是搞错了?”

白发祥说:“没有搞错,一号楼是到了,可是,我刚才看到了向国华的车也在那里,我们避一下,不能让他发现。”

刘国权说:“你看清了?”

白发祥说:“边G00009号,我看清了,不是他的车还能是谁的?”

车停到一个隐蔽处,刘国权若有所思地说:“看来,他也行动了。幸亏你发现了他的车,要不然撞到一起多尴尬。”

白发祥说:“真他妈的冤家路窄。不过,他肯定上了吕部长家,我们是去罗副书记家,未必能碰头。”

刘国权说:“那也未必。你认识罗副书记,难道他就不认识?还是等一等吧,小心不为错。”

白发祥说:“我下去侦察侦察,了解一下他的动向。”说着便打开车门出去了。

看着白发祥渐渐消失在黑夜中的影子,刘国权脑海里仿佛拉开了一道遥远的风景线。在他担任建委主任的多年里,就是这位时任办公室主任的白发祥鞍前马后地侍候着他,后来他当了副市长、常务副市长,白发祥也随之被他提拔为建委副主任、主任。虽说现在也成了正局级领导,但对他仍是忠心耿耿。想想,像白发祥这样知恩图报的干部在现今真是难得,不像有些白眼狼,一旦翅膀硬了,会飞了,就往高枝上攀,哪管你对他有恩无恩。他想如果这次他真当上市长了,就想办法让他当上政府秘书长,然后再过度一下当副市长。事实上,他这次把他带来,就是想给罗副书记引荐引荐,为下一步的工作打一点基础。

约摸等了半个小时,他仿佛觉得等了半个世纪,才等来了白发祥的影子。白发祥打开车门上了车,高兴地说:“他走了。”

刘国权问:“他有没有上罗副书记家?”

白发祥说:“没有。他从吕部长家出来后,就上车走了。”

刘国权说:“他们是不是先去了罗副书记家,后到吕部长家?”

白发祥说:“不可能。他们走后,我到门卫处查了他们的登记,他们是晚上八点到的,我们八点十五到的。这就是说时间差只有十五分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不可能上罗副书记家。”

刘国权这才长吁了一口气,打趣地说:“你干脆去当公安局长吧,省得破案率老是上不去。”

白发祥笑着说:“好呀,我还真想去干干公安。”

刘国权说:“美得你,你想去,我还舍不得放你。好了,抓紧时间,我们行动吧,去晚了,说不准又有哪路神仙来访,打乱了我们的计划。”

下了车,白发祥边走边悄悄凑上去说:“他还带着一个随从。你能猜到他是谁?是财政局的局长裴德民。”

刘国权若有所思地说:“裴德民?”

白发祥说:“这小子,一直和他私交甚密。”

刘国权说:“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来到一号楼旁,刘国权对白发祥说:“你找个隐蔽处呆一呆,我先上去看看,要是没来外人,我给你打个电话,你就上来。”白发祥应了一声,就向旁边的树阴处溜去,刘国权便独自上了楼。

对罗副书记的家,他虽不是轻车熟路,倒也并不陌生。上了三楼,他先凑到门口听了听,只听见电视的声音,没有听到说话声,便想他家里可能没外人,就摁了一下门铃,很快,他家的小保姆就打开了门。刘国权客气地问:“请问,这是罗书记的家吗?”小保姆说了声是,刘国权便听到罗副书记发话了:“国权来了吗?”刘国权心里一热,就说:“是我,罗书记,你好吗?”说着进了客厅,见罗副书记与夫人朱雅娟正在沙发上坐着看电视,又补了一句,“朱大姐好!”罗副书记站起来隔着茶几与他握了握手说:“好,好。来来来,坐,坐下。”刘国权就坐到了一旁,但屁股却不敢坐实,只挂在沙发一角,斜着身子面向罗副书记,一脸卑微地笑着。罗副书记说:“现在担子重了,有没有压力?”刘国权笑着说:“趁着现在年富力强,适当的加点压力对我也是个锻炼。”罗副书记说:“这就好。上次开省委常委会,对确定你全面负责边阳市政府工作还有些异议,我据理力争,才把你放上的。国权呀,边阳很快就要召开人代会了,你一定要把握这次机会,争取在选举中不出偏差。省委这边的工作我会做的。”刘国权一听,什么都明白了,知道难关已过,大事将成。有罗副书记做后盾,再无必要找别人了。他激动地说:“谢谢罗书记对我的关怀与栽培,我一定要把握好这次机会,不让罗书记失望。”

刘国权见时候到了,便话锋一转说:“罗欣来没来过电话?他现在还好吗?”罗欣是罗副书记的儿子,在美国读研。罗副书记说:“就是学习有点紧张,其他各方面都不错。”罗副书记一提到他的儿子,情绪显得非常好。刘国权趁机打开手提包,从中拿出用报纸包好的四万美金,放到一边说:“我怕小欣在那边太辛苦,最近兑换了一点美金,烦大姐给带过去。”朱雅娟说:“小刘,你的心意我们领了,可这……我不能收。”话虽这么说着,可她人却坐着没有动,面部表情也越发的喜形于色了。罗副书记也说:“国权,你大姐说得对,心意我们领了,东西你还是带回去吧。”刘国权便起身将那包东西放到了电视柜中,回过身来笑着说:“我必须向书记和大姐申明清楚,我不是送给你们的,这是我对小欣的一点心意,你们千万不能拒绝。我倒是给书记带了一件礼物,保管书记能接受。”罗副书记就笑着用手指点着刘国权说:“你这个国权呀,到底玩的什么把戏?”刘国权诡谲地笑着说:“是一件绘画作品,送给书记。”说着便拨了一个电话,收了机,补充说:“他马上就到。”刘国权深谙官场的游戏规则,真心送礼,只能是一个人去,绝对不能带人,否则,收礼者必起疑心,认为你是带来一个证人,怕授柄于人,自然要有所提防,客气的,将婉言谢绝,不客气的将拒之门外。故而,他刚才有意把白发祥留在楼下,就是这个意思。此刻再叫他来,已不碍大事。书画作品是高雅的精神产品,相互赠送一两件无可厚非,构不成什么行贿受贿。罗副书记自然明白刘国权的这层意思,也很欣赏他的这种办事能力,情绪显然很好,便拿出了他珍藏的两幅作品来让刘国权欣赏。一幅是现代中国书坛上一位已故的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写的字,上写道:“大象无形,大音稀声。”另一幅是古画。刘国权对书画艺术不感兴趣,更谈不上研究,因而,也谈不出道道来,只好附和着说好好好,真是好作品。

正欣赏着,门铃响了,罗夫人打开门,白发祥拿着一个纸卷儿笑盈盈地走了进来。刘国权不失时机地向罗副书记介绍说:“罗书记,这是我们边阳建委主任小白,白发祥。”白发祥说:“罗书记好!”罗副书记伸过手去,与白发祥象征性地握了一下手。刘国权接过白发祥手中的那卷纸,打开,放到地上,立刻吸引住了罗副书记的目光。上写着岳飞的《满江红》,笔走如龙,力透纸背。落款是中国书坛上当红的一位书法家。罗副书记认真看了一番,才说:“好。真是一幅好作品。你们是从哪里弄到的?”刘国权一听罗副书记说好,心里自然高兴,就示意让白发祥讲,白发祥说:“这是我北京的一位老同学搞的,去年我上北京出差,他拿出来让我欣赏,反正我也不懂行,听说是中国大家的字,就向他索了回来。我早就知道罗书记喜欢收藏字画,好字画应该由懂字画的人来收藏,罗书记可不要笑话我的贸然。”罗副书记说:“哪里哪里,我也是一知半解。你叫白什么来着?”刘国权说:“他叫白发祥,是我们建委的主任。”罗副书记说:“白发祥,好,好,还很年轻嘛,有前途,有前途。”白发祥不失时机地说:“谢谢罗书记的夸奖,以后还得罗书记多多栽培。”说着,便拿出了这位大家写这幅字时的照片,罗书记凑到灯下认真看了一番说:“没错,就是他。现在求他的字可真难。”然后又对白发祥说:“小白说不懂行,我看你还是很懂行的嘛。现在书画的赝品太多了,真假难分,唯独照片可以作证。”白发祥就假装糊涂地说:“其实我并不知道这其中的行情,这还是我的老同学教我的。”

刘国权一看时候已到,就帮助罗副书记收拾好字画说:“罗书记,你辛苦了一天,也该早点休息,我们就不打扰了。”罗副书记说:“没关系。国权,还有小白,明天中午我请你们吃饭。”刘国权说:“谢谢罗书记的关心,明天一早我们就得赶回去,那里还有一摊子事等着我们去处理呢。”罗副书记说:“既然如此,我就不留你们了,等下次到省城来做客。”说着伸过手来分别同刘国权、白发祥握了握,算作告辞。

出了门来,刘国权就要打道回府,白发祥悄悄问:“不是说好了还要去吕部长家吗?”刘国权说:“还有必要去吗?”白发祥说:“我们已经来了,顺便去看看也没有什么坏处。”刘国权说:“你想想看,第一,向国华刚才找过了,他来找,必然是有备而来,我们再去找,也很难超越向国华和吕部长的那层关系,与其这样,还不如不找,等以后再来拜访,效果会更好。其二,我从罗副书记的谈话中,也没听出他让我再去找谁。如果真的有啥难处,罗副书记会暗示我的。既如此,我们也就没有必要去找吕部长了,倘若让罗副书记知道,反而不好。”白发祥听了,由衷地赞叹道:“市长就是市长,处长毕竟是处长,看问题就是没有市长站得高。”刘国权听了很受用,就大笑着拍了拍白发祥的肩头说:“好了好了,上车吧!”

微信打赏,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