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组织部长2 第六章 深夜私访

支付宝搜索“276997”,领取支付宝红包,最高99元,每天可领取1次!

晚上不需要注意形象,韩江林换了件宽松的衣服,出门前习惯性地照照镜子。当年兰晓诗训练他时,要求每天早晨对着镜子做几十种笑的表情,晓诗说他可以出师的时候还说?:"老公,你的表演技能都可以进入一流演员的行列了。"下楼时,他想,自己还真是演员,与屠晋平在一起,明明各自心怀鬼胎,偏偏假装若无其事,甚至还表现得异常亲切。他莫名地摇了摇头,对着黑暗的墙壁凄笑一声。

出了楼道,他一路小心,生怕黑暗中再蹦出一个什么。

在纪委办公室,除了纪委书记、副书记,办公室的两位副主任,还有公安局的一位副局长王茂林,屠晋平正和他们在打牌,纪委马书记在旁观战。

屠书记边抓牌边对马书记说:"把明天常委会那个议程给江林看看。"马书记叫韩江林一起到他的办公室,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递给韩江林。韩江林扫了一眼,除了讨论菜篮子补贴问题,都是例行的公事。出于对工资福利等切身利益的关心,韩江林问:"这菜篮子补贴是怎么回事?"

马书记简单地陈述清楚,补充一句:"贫困地区都是裸体工资,哪来钱补贴?"

"没钱补还讨论什么?"

"老干部们告到了省里,省里要县里拿出一个意见。"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

话到此就结束,两人静默以对。看着寡言的纪委书记,韩江林心想,还真是性格决定命运,马书记嘴紧,纪委工作已经成为他的工作标签,无论在市里,还是下到县里,长期在纪检部门留任。韩江林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具有标签性格为好,否则,将来的发展前途将会受到一定影响。

那边收好了牌,欧成钧过来叫两位领导。屠晋平邀韩江林上了他的车,三部轿车开出县委大院,穿过小巷朝城外驶去。

韩江林忍不住好奇,问:"屠书记,这是要到哪里去?"

小张代替屠晋平回答:"公安局王局长建议书记不仅要白天视察,晚上也时常微服私访,方能发现白云发展的不足。"

韩江林心里直想笑,又怕笑出声,把脸扭转到一边,心想,开着车这么转悠,居然叫微服私访,这么拙劣的主意居然有人提出来,还受到书记的采纳,真不可思议。看来只要当了书记,什么主意都有人出,只要顺着主意走,哪怕是一个弱智,也可以在书记位子上稳坐江山钓鱼台。

车子拐过一条小巷,一个小摊架子挡在路中间,书记的车停了下来。韩江林正想下车去挪动架子,王副局长已经跑步从后面上来,迅速挪开了架子。

屠晋平生气地说:"这个烂架子多少次挡了上级领导的车,我大会小会说了也不知多少次,现在还在这里,真不知城管这帮家伙是干什么吃的。"

小张说:"城管对乡下的百姓如狼似虎,对街上人是熟人熟事,不敢得罪他们。"

"城管队要招一些劳改释放犯,采取以强制强,以暴制暴,才能管下来。"屠晋平说这话时,稍微侧了一下身,似乎在征求韩江林的意见。韩江林不作任何表态,因为他觉得屠晋平提出的是一个危险的主意。政府最根本的就是要解决两件事,国计和民生,摆摊设点属于民生问题,如果出于用车方便及卫生角度考虑,就对需要靠摆摊设点解决生存问题的居民采取强制性或者暴力行动,违背了政府执政为民、执法为民的制度设计。可是,如果不采取一点严厉的措施,个别居民又常把摊点摆超红线,侵占的则是公众利益。面对这种具体问题,政府往往面临着两难的困境。

车驶出白云郊外,野地秋风透过车窗缝隙飘进来,带着清凉的气息。路边坐落着零星的楼房灯火辉煌,喝得醉醺醺的客人和小姐在厅堂里打情骂俏。

手机铃响,小张接了电话后,把车停了下来,公安局王茂林副局长从后面的车上跑过来,拉开车门,一屁股坐在韩江林边上。

屠晋平说:"在后面坐得好好的,上前来搞什么?"

"我有个想法要向屠书记汇报。"

"什么想法?"

"县委政府决定利用国道发展马路经济,这是白云经济发展的一个亮点,但是,公安局内部对这一决策既不理解,也不配合,外地老板在路边店吃吃饭,玩一玩,局里时常派人来整一家伙,搞得老板们提心吊胆,不敢到白云来投资办企业了。没有投资,依靠白云自身力量,还谈什么改革开放搞活?"王茂林这番话是典型的打小报告,告公安局主要领导的状。屠晋平心明如镜,脸上却是不露声色。做为主管一县的书记,打小报告的人就是他的信息员,是他安插在下面的钉子,是无数的钉子让他和下面的人紧密联系在一起,如果没有钉子,他就有可能被架空,失去了信息来源就等于失去了政治基础。为了加强信息来源,有时候还会动脑筋安插钉子,对于主动投上门的信息员,他当然是来者不拒了。

"投资就要玩小姐吗?我看这样的老板不来也罢,"屠晋平严肃地说,"扫黄打非是政治任务,公安的同志保持政治上的坚定性,这是值得肯定的,这些年,别的县把黄字写过了头,被新闻媒体曝光,领导受批评的不少,白云在这方面没有出问题,公安局的同志立了功。"

如果不了解屠晋平的态度,一定会认为他在表扬公安局的同志。韩江林了解他的思想倾向,听了这一番话,仍然觉得云里雾里。

最后还是屠晋平自己亮明了立场。他说:"不过,发展才是硬道理,政治上的坚定性,并不能改变白云的落后面貌,而一旦落后,则不仅仅是经济落后,同时还说明改革开放的力度不够,说明思想落后、意识落后,这就是为什么发达地区的经济上去、干部也上去,而落后地区呢,经济上不去,干部也上不去,上不去的原因嘛,归根结底是政治思想的彻底落后。"

王茂林说:"有些县公开要求公安不能查路边店,县委是不是也应当提出这方面的要求,不要弄得外地老板心惊胆战的?"

"公安严格执法就是依法行政的体现,县委不可能要求公安不执法,我们需要研究的是,要如何处理好严格执法和发展经济之间的关系,在二者中间找到一个恰当的平衡点。今天叫韩部长一起来调研,就是想解决这个问题。"

韩江林不得不佩服屠晋平的老到,话说得圆滑,滴水不漏,这番大道理摆到任何场合、任何台面都说得过去。但领导讲话有领导的艺术,高明的领导会把倾向性隐藏起来,对这些领导的指示,下级必须做到学习贯彻,学习就是领会的过程,贯彻则是灵活执行。因为需要贯彻的地方和人很多,贯彻必须理论联系实际,找到自己所需的办法;层次低一些的领导,则往往会把重点和要点藏在转折句的后面,长期受到机关思维熏陶的部属,一听都能明白领导指示的意旨,可以放心大胆地按着领导的指示办事。按照这种思维套下来,下属出了成绩,则是领导指挥有方的结果;如果出了问题,对不起,既然你是融会贯通的结果,领导并没有明确地指示,那么,你本人必须承担由此造成的一切行政后果。正因为这样,专注于领会领导意图的万金油们,不管面对哪一位领导、处于何等复杂的环境,他们都放的顺水船,一帆风顺;那些想办点实事的人,由于缺乏悟性,也不注重官场权谋,一心一意努力干实事,结果往往费力不讨好,成绩是别人的,错误是自己的,任何运动到来,都把自己置于风口浪尖。

听到屠晋平征求自己的意见,韩江林谦虚地笑着说:"我对马路经济是外行,法律知识也是普法学的那几条,谈不上什么意见,一切行动听班长指挥。"

屠晋平打了一句哈哈:"韩部长,你这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呀。"

"经济问题县长们是专家,他们最有发言权。"

屠晋平敛起笑容,严肃地说:"我们还谈不上发展经济的问题,现在谈的是营造白云经济发展的良好环境。发展经济、营造环境靠什么?靠的是人。政治任务一旦确定,干部就是决定因素,你这个部长就要研究怎么围绕发展经济用人的问题,把能够贯彻县委意图、扎实肯干的干部用到关键岗位。"

王茂林一直以为韩江林是个摆设,对他从不正眼相看,现在听到屠晋平这么说,顿时刮目相看,立即拍起韩江林的马屁,说韩部长为人谦和,年轻有为,社会评价非常高。

有人在屠书记面前帮他敲边鼓,这是难得的好事,但韩江林不置可否,在领导面前,静默等于表明了自己的想法和态度。

沿着国道转了一圈,回到县城找一个僻静的夜市摊点吃了夜宵,王茂林忠心耿耿地保护屠书记回宿舍,其他人各自散了。

微信打赏,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