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组织部长2 第四章 兰香宜人

支付宝搜索“276997”,领取支付宝红包,最高99元,每天可领取1次!

出国对于平凡的人来说,仍然是一件不可企及的事情。家里有人出国就好像手中握着一个晶莹剔透的宝贝,所有人都认为这个宝贝价值连城。如今韩江林手里的宝贝被打破,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里面并非碧玉,而是玻璃渣子。玻璃渣子不仅扎破了他的手指,还扎伤了他的心。

为了暂时忘却痛苦,韩江林从书堆中翻出故事性极强的通俗小说《教父》,躺在床上看了整整一个通宵。天亮以后,他在街道的喧闹声中轻浅地小睡。睡到下午两点,饿得饥肠辘辘,头昏眼花,他才爬起来泡了一袋方便面填肚子,又歪在床上看小说。

手机铃响,韩江林从睡梦中惊醒,用手扒了扒,碰了手机一下,却没有拿起来,任由铃声顽强地响下去。第三遍,听得心烦,他才抓起手机,见是吴兴财的号码,不敢怠慢,赶忙拿起来。

"韩书记,在哪里?"

韩江林懒洋洋地说:"在家呢。"

"书记猫在家里不接近群众,群众失去了领头羊,哪还有什么奔头?过来吧,我们几个群众在兰芳酒家。"

"哪些?"领导就是领导,地位越高,脾气也大,语言值钱,说得越短,吃饭也不能像过去那样,只要有饭吃有酒喝,什么三教九流都可以凑数。

吴兴财忙说:"远大化工的邓总我们几个兰花爱好者,邓总听说明春南江要搞风情节,想和你商量一下,能不能搞一个小小的兰花展,据说廖建国书记对兰花也非常感兴趣,赞成弄这么一个展览。"

"好啊。"韩江林心想,南江森林覆盖达百分之八十,自古盛产兰花,历史上,南江的兰花曾经做为贡品被送到京城。如今,城市的养花爱好者增多,可以考虑推出兰花产业了。城市养兰风兴起,南江各村挖兰成风,野生兰花被风卷残云般地破坏,资源枯竭。先前的挖兰人,如今有不少变成了养兰专业户。孙浩曾经在党委会上提出扩大兰花产业的想法,当时大家只是议了议,没有形成统一的意见,南江兰花一直处于自生自灭的状态。

办兰花展打造南江兰花品牌,不仅能丰富风情节内容,扩大南江的名声,还能够引起市委书记的重视,这是一箭双雕的大好事。远大的邓总对兰花感兴趣,愿意资助花展,想睡觉碰到枕头的好事,即使邓总不找他,他也会主动与邓总联系。

韩江林跳下床,穿好衣服,精气神又回到身上。与工作和事业相比,个人的忧伤实在算不得什么。这个念头一出现,胸中有一点"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豪迈。

走进兰芳酒家,韩江林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在抹桌子,心里一愣,那点豪迈顿时像薄薄的纸一样被捅破,委屈伤感的情绪恣意蔓延,骨头也好像在酸水里泡酥了。

夏春兰转身看见韩江林,美丽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喜:"小韩来了?"韩江林眼里幽怨的神情把她吓住了,忙问,"你怎么啦,没事吧?"

韩江林正想说什么,看见兰芳姑妈从厨房里出来,头一侧,叫了声"姑妈",说了几句话,胸中恣意的酸楚沉静了一些。

兰芳说:"邓总和吴老板在楼上等你。"

韩江林答应一声,上楼前,目光与春兰关切的眼神碰了一下,凄凉地笑了笑。春兰想说什么,碍于养母的面,欲言又止。

楼上临江包房,除了邓总、吴兴财,还有远大化工的两位主管,另有两位陌生人。邓总站起来给韩江林介绍:"这两位是南原市里的老板,一位姓王,一位姓李,都是远大的客户,也是爱兰之人。"大家见过面,两位老板客气地给韩江林递上名片,说了一通"请多关照"之类的客气话。

韩江林笑道:"'关照'可是日本话,日本侵略中国的过程中,把许多词语也输入了中国。"

"邓总如今变成国内的日本人了。"吴兴财突然冒出一句。

邓总满脸疑惑:"此话怎讲?"

"投资赚钱,把不少词语也带进来了,比如说'埋单'什么的。"

"苗家银饰、酸汤鱼不是流向全国?"邓总见吴兴财满脸坏笑,知道上当,对韩江林说,"强龙难压地头蛇,酒桌上我还从来都不是吴总的对手。"

韩江林说:"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你们是惺惺相惜。"

邓总点头赞同,说:"我们公司在许多地方办厂,南江党委政府的支持最为得力。"

吴兴财说:"那当然啦,要不怎么韩书记那么年轻就能当上部长呢?"

韩江林不想弄得像王婆卖瓜似的在客人面前卖弄,问王老板:"你们感觉南江的兰花怎么样?"

王老板点点头。

"南江兰花让你们赚了不少吧?"

"挖兰和养兰就像钓鱼,钓鱼只是培养闲情逸致,钻山挖兰还锻炼身体,一举两得。"

"还赚钱。"吴兴财说,"王老板今天挖了一株兰花,市场上要卖一万多。"

王老板说:"去年我和一位朋友到天华山挖兰,他挖到了一株蝴蝶兰,养了一段时间,被一位老板十万元买走。"

难怪那么多人趋之若鹜,韩江林心想。他好奇地问:"十万元,怎么这么贵?"

"这还是普通的,廖建国书记养有一株兰花,值五十万元。"

韩江林倒抽一口冷气,只听说兰花值钱,没想到这么值钱。既然廖建国书记这么喜欢兰花,他仿佛看到某种命运的曙光,对办好兰花展充满了信心。

邓总笑道:"兰花贵,但有价无市,许多花值那么多钱,是炒起来的。就说廖建国书记的那株兰花,属于人贵花荣,是这帮养兰的朋友哄抬起来的。"他的小眼珠转了转,"我刚才倒是看到了一株更美丽的兰花。"

"在哪儿?"王老板抬头张望。

李老板淡定地笑笑:"楼下啊,楼下看到的那位漂亮女士,就是邓总眼里的绝色兰花。"

邓老板色迷迷地说:"你还真别说,那脸盘、那肤色、那身段,堪称天下无双。"

吴兴财轻咳一声:"说兰就说兰,别说其他,你们说的女人是酒店主人的女儿,白云一枝花,韩部长的姨表姐。"

王老板说:"姨表姐这样,老婆一定美如天仙,韩部长真是好福气。"

这话戳到了韩江林的痛处,他无言地低下头。

李老板说:"如今有一句顺口溜,小姐公有制,老婆私有制,姨妹股份制。"

吴兴财见韩江林脸色不好,举起手止住李老板的话:"暂停暂停,菜上来了,请问各位喝什么酒?"

"茅台。"邓总说。

吴兴财说:"土茅台还是洋茅台?"

邓总满脸疑惑:"茅台就茅台,哪来什么土茅台洋茅台?莫非茅台把厂办到国外去了?"

刘主管操着浓重的浙江口音说:"听说茅台酒出了茅台镇,醇味自然不在。"

王老板解释说:"我们这里把本地米酒称为土茅台。"

邓总恍然大悟,说:"上洋茅台吧,呵呵,茅台镇茅台酒厂出品的茅台。"

服务员摆上大杯,打开茅台正要酌酒,邓总出手阻拦,说:"正如花分君臣一般,喝酒也分三类,小杯为品,大杯为喝,大碗为豪饮,茅台为酒中君子,自然要慢慢品尝,换小杯吧。"

李总说:"邓总行走天下,广闻博见,对喝酒还颇有研究。"

邓总笑道:"对于书中闲友,喝酒是文化;对于江湖朋友,喝酒则是情谊;对于生意场中人,喝酒则是生产力。"

王老板拍手:"今天都是爱兰之人,这酒当何解?"

邓总说:"爱兰是君子之事,喝酒是历史文化。"

"有理。"王老板笑道,"不过,现在从地上拖起一只烂绣花鞋,都可以研究出许多文化,今天我们也就沾一点文化的光,听邓总讲解酒文化。"

邓总见韩江林无语,生怕盖了书记的风头,便说:"对于酒文化,还是书记研究得深,现在书记关注什么,什么行业就兴旺发达,我们的生意能够有今天,多亏党委书记的关照,对南江的酒文化,韩书记最有发言权。"

众人都把目光投过来。

韩江林打起精神说:"换杯子的事情扯出那么一大通理论,我还能说什么。我们乡下干部喝酒以斤论,吃肉以饱口论,还是大杯喝酒兴头大,情深意浓。"

大家鼓掌。

几句闲话居然有人鼓掌,韩江林提起了一点兴致,有意说了一个前些时候从报上看到的汉书下酒的故事。

邓总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玉如,已是把书读俗,有人居然把书当下酒菜,却是更俗,大俗方大雅,古人真是悟透了生活的真谛,看来,今天这顿酒还得豪饮了。"

王老板说:"拿茅台豪饮,我还没有过,今天沾邓总的光,豪饮一回,看看是不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说话间,服务员酌上酒。邓总举杯说:"不能说沾我的光,应当说沾书记的光,沾南江人民的光,第一杯,我上敬天下敬地再敬南江父母官韩书记,祝韩书记升官发财,我们生意人好在大树底下乘凉。"

韩江林赶忙用酒杯敲火锅边沿:"连网连网。"又说,"升官又发财是过去的说法,现在官越大,为人民服务的责任越大,升官就不能发财。"

两位主管说:"官越大,工资越高,发财的啦。"

韩江林一仰脖子喝干酒,感觉今天的酒格外香醇润喉,酒穿过肠肚,一团热气扩散自全身,头居然有点飘,这种感觉是过去从来没有过的。他一边劝菜,一边说:"发财还是你们,邓总一天的工资,要我们干一个月,浓缩了生命的精华,生命的质量也就大大高过我们。"

邓总说:"我们做生意是为自己,你为干工作是为人民服务,意义不同的嘛。"

酒过三巡,韩江林的胸腔仿佛成了一个火炉,身子飘了起来,头却越来越沉,他感觉今天心里塞着什么,急切地需要表达,便不停地说话,席间的气氛更为活跃,酒下得更快。邓总用敬佩的语气说:"怪不得韩书记要用大杯,原来这么能喝。"

韩江林放声大笑:"酒逢知己千杯少嘛。"

邓总深为感动,又举杯敬酒,一饮而尽。看到韩江林干了酒,他感慨地说:"碰干碰干,难怪南原市的椪柑产业发展这么快,原来是我们领导这么得力。"

酒越多,韩江林心中的伤感就越深,好像一股腾涌的泉流被压抑在心底,感觉要涌出来时,他站起来离席,站在洗手间里。

透过窗子眺望悠悠清水江,韩江林黯然心酸,难怪古人会有"过尽千帆皆不是"的怨叹,相思原来是道不尽的愁啊。转念一想,晓诗已经与自己离婚,天际识归舟是白日梦了,此情绵绵却无相见之期,眼下只能借酒浇愁了。

喝得滑口,又两杯酒下肚,韩江林喉头如火中烧,不胜酒力,睁大眼睛张望其他人,也都有了酒意,各自找了人说话。韩江林趁大家不注意,悄悄溜出房间,把着扶手下楼梯,身子像在风中飘旋的落叶,最后一级楼梯踩空,身子前扑,差点跌倒。春兰就在旁边,赶忙过来扶住,问:"江林,醉了吗?"

韩江林挣脱她,站稳了身子,睁大眼睛看着春兰,豪爽地挥手大笑:"姐,你看我醉吗?那点酒算什么,他们哪是我的对手?"

春兰埋怨道:"喝酒就好好喝,用得着拼吗?"

韩江林见姑妈站在厨房门口看着自己,说:"姑妈,我是拼酒的人吗?"

春兰说:"醉了就睡,这里有床。"

韩江林豪气十足:"我不醉,姑妈,我走了。"

韩江林昂头挺胸、迈着方步走出了兰芳酒家。兰芳摇头一叹:"小韩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性子软,经不得劝酒。"春兰看着韩江林的背影,对他放心不下,紧随其后。

迎风一吹,韩江林感觉把持不住自己,只想就地倒下,让灵魂随风升上天堂。这个时候,没有比死更痛苦的事情了。他把自己落到今天这地步归为晓诗弃她而去,幽怨不已:"人们常说多情女子负心汉,晓诗,你一个女子怎么这么薄情啊?"

韩江林举起拳头擂打胸口,发现临街的门口,一个老汉用异样的神情注视着他。韩江林松开拳头,友好地朝老汉点了点头,然后昂着头目不斜视地前行。他不断地打气,告诫自己:江林,你是南江的书记,不是酒鬼,绝对不能倒在南江的街头。

从兰芳酒家到电管站的路,竟然像万里长征一般漫长,上了楼,韩江林已经耗尽了所有力气,正想掏钥匙开门,一阵目眩,耳边嗡的一声,扑通一声一头栽在门上,靠着门坐在了地上。

听见响动,春兰赶紧上楼,发现韩江林倒在地上,人事不知。她摇着他:"江林,你怎么啦?"

韩江林像死猪一般一动不动,春兰站起来想叫人,忽然想起会有损他的形象,只得自己处理眼前的危乱情况。从韩江林手上找到钥匙,开了门,把韩江林从地上搂起来拖进屋。

韩江林受到惊动,胃里的东西翻江倒海一般倾泻出来,吐了一地,溅了春兰一身。春兰顾不得自己,把韩江林拖到沙发上坐好,打水给他抹去污物,帮他脱掉外衣,安顿他上床。回头发现衣裙上上下下都溅上了污物,胃也被搅动起来。她冲进卫生间,把衣裙脱下来,放水冲洗。等她洗好衣服站起来,发现镜子中的自己几乎赤身裸体,顿时呆住了,不知道怎么迈出卫生间,怎么走出屋子。

春兰把卫生间的门开了条缝,看见韩江林躺在床上像死猪一样。她仍然不放心,用湿裙子遮挡胸前,见墙上挂着一件外套,先取下来穿在身上。装衣服的纸箱放在床边,她搂起一个纸箱躲在墙角,慌张地翻找衣服。没有找到晓诗的衣服,翻出了韩江林的棉毛衫。春兰穿在身上,像马戏团套着宽大衣衫的猴子一般滑稽。

房里萦绕着男人的鼾声,春兰在房间里不安地走来走去,不时看一看身上的衣衫,心想,今晚这个样子是出不去了,即使壮着胆子出去,养母兰芳那里也不好交代。她觉得还需要跟养母说一声,省得养母担心。自己的手机没有带出来,她只得翻出韩江林的电话,跟养母撒了个谎,说遇到几个同学,在一起打牌,叫养母不要等。养母问:"几个老板都醉醺醺的,小韩没事吧?"春兰说:"小韩稳稳当当地走回家睡了。"

挂了电话,春兰拍了一下自己的脸,火辣辣地直发烫。跟养母通过电话,春兰稍微安下心来,她站在窗前,望着黢黑的河岸,船上的星星灯火从眼前飘过。忽然,鼻子里飘进一丝淡淡的汗味,这是她久已忘却的男性的气息,她不由得怦然心动。回头看韩江林,正歪着脸像个孩子似的睡着了。春兰笑了笑,心底弥漫着淡淡的酸楚。

春兰从小书架上翻出几本杂志,坐在沙发上翻看。看得迷糊了,恍然经历着留在梦影里的生活,男人睡在床上,自己在一边看书,多么温馨宜人。春兰想,如果眼前这个小男人不是表妹的丈夫,和这种性格上没有坏毛病的人在一起也不坏。然后,她又继续看书,那种念头渐渐被困倦取代。抬头看了一眼宽大的床,眼睛仿佛碰上了什么坚硬的东西,赶紧闭上眼睛。春兰担心韩江林再吐,从卫生间里拿出一个木盆放在床边,又把一杯水放在他伸手够得着的地方,然后从床下的纸箱中翻出一张毯子,关了灯,在沙发上躺下,枕着手望着天花板,心说,孤男寡女待在一个屋里,被人知道了,以后就说不清道不明了。在床上充满节奏感的均匀鼾声中,春兰沉沉睡去。

半夜,韩江林小腹胀痛而憋醒,他跳下床跑进卫生间畅快淋漓地排泄了一通。酒喝得急,他年轻身体好,酒消化得快,排泄之后顿时浑身畅快。

清冷的月高挂在窗前,他望了一眼薄雾笼罩的河,几点星光在河里游动,游丝般的雾带来一丝清新的空气,韩江林摇动双臂,心想,要是这时候跳进清凉的河里痛痛快快地游上一阵,肯定是神仙般的享受。

他走出卫生间,忽然发现沙发上多了一个什么东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猛地摇了摇头,洁白如霜的玉臂清辉让他骤然一惊,失声叫道:"晓诗?"

他踮起脚小心靠近沙发,一缕若隐若现的香暖气息缠绕着他,浸透进他的心里,身体内长期被压抑的欲望像油一般热起来,快要燃烧了。这一刻,他的心如同一叶飘游在浪尖的小舟,心旌摇荡。他站在沙发边,想蹲下身子拥抱沙发上的可心人儿时,月亮的清辉正好照着沉睡的美丽脸庞。

"姐?"韩江林失声地叫道,赶忙用手堵住嘴。春兰受到惊扰,玉臂挪动了一下,轻轻地呢喃一声,仍然安详地睡着。

安睡的女人多么可爱啊!韩江林心想。他退了几步,春兰身上散发出的浓郁体香让韩江林欲罢不能。宽大的衣衫遮不住女人的胸脯,雪白的丰胸像温暖宽广的春草地,让男人充满了渴望。

孤男寡女,干柴烈火,谁也不知道在这深夜里会发生什么。何况韩江林是那么喜欢眼前的女人,而此时此刻,只要伸出手臂,眼前这个美丽而丰韵的女人就是他的怀中尤物。他想象着她是喜欢他的,可他又不敢确定。

他把手伸出去,却在半空中停住,强健有力的手竟然像风中的弱柳一般软弱无力。春兰的身子挪动了一下,嘴微微翕动,仿佛一只饥渴的小鸟盲目地寻找什么。暧昧的气息在黑暗中扩展,他感觉快要爆炸了。

他从窗台上取下拦网,望了沙发上的可心人儿一眼,悄悄打开门,跑了出去。

在码头下面的沙滩上,韩江林赤着脚来回奔跑,粗糙的沙砾硌得他脚底生痛、发烫,身体热和起来,韩江林脱光衣服,提着拦网跳进河里。

冰凉的河水让他的头脑清醒了,冷静下来,心想,得失得失,有得必有失,如果他拥有了春兰,意味着他将会永远失去晓诗。晓诗暂时离他而去,但她就像他心底永远做不醒的温暖的梦,目前,他还不想失去这样的梦。

如果春兰姐成了自己的女人,那么,这么长时间以来,信任和依赖的姐姐就不再了。如果热情冷却下来,他和春兰姐不能在一起,情人变成仇人,他最后还剩什么呢?与其扁担无扎两头滑,不如紧紧抓住一头,拥有一个永远关心、爱护自己的知心姐姐。

放了拦网,韩江林坐在岸上赏景。透过河川薄雾,遥望天上淡月,想起"烟笼寒水月笼沙"的诗句,意境何等美妙。杜枚另外的诗句"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说明人生温暖的幸福恍然如梦,不变的只有心底的信念。晓诗就像他的人生导师,把他的人生信念树立起来。经过千辛万苦,他由一个孤儿摇身变成了白云的组织部长,在白云这块地方,多少也算一个人物了。今天的地位既是勤奋工作的报答,也是他和晓诗智慧融合的成果,他不能轻易毁掉。

如同太阳、月亮的黑子和阴影被人注目,而石头整块的黑斑被忽略一样,人的地位高了,自然关注的人就多,任何小小的行为过失就有可能导致重大的失败。一个成功的社会活动家并不在于他做了多少事,人们也不在乎他内心有多善良,人们关注的是他的言行。一个领导所有的表现都是通过外在的行为得到体现,洁身自好,是领导保持良好的社会形象的基础。

当脑海中回想起春兰酣睡的可爱模样,他心底仍然感觉到温暖。他望着苍茫的河,心想,如果晓诗永远不回来,他会不会和春兰姐在一起呢?躺在漂亮的姐姐丰腴温暖的怀里,享受着姐姐的关怀照顾,人生一定非常幸福吧?

这个念头刚一出现,他就摇了摇头,试图把它抛出脑海,心想,生活是一个未知数,未来的生活由未来确定。

天渐渐亮了,韩江林重新下水收了网。拦网上挂满了银色的鱼儿,他脑海里一团银洁如雪的影像一闪,一个幽怨的声音在耳边说:"我可是晓诗的姐姐啊!"韩江林迅速摇了摇头,努力把让他怦然心动的念头从脑子里甩出去。

沿着蜿蜒曲折的河岸慢慢走,早晨清新的空气让人产生了诸多的想法,他把曾经爱过的女人细细想过一遍,如果没有那么多欲望,而是平静地和杨卉生活在一起,情形会怎么样呢?平静而祥和的生活一定会非常幸福吧。现在他和杨卉都有了一定的社会地位,但是,两人都为此付出了许多。或许人生自有一条永远不变的游戏规则,获得越多,付出必然更多。

韩江林不时把用杨柳条串起的鱼儿拿到眼前看看,想到春兰看见这么多新鲜的鱼儿,美丽的脸上一定浮现欣喜的表情。这样一想,心情欢欣起来,宁静的河湾里仿佛响起一首渺茫的歌谣。

哎嗨哟,

清水江里鱼儿多,

妹妹送哥去下河,

打鱼捞虾为生活,

哥打鱼来妹织网,

丰衣足食好生活。

清水江歌谣和经过文人加工处理的戏文比较,自有一种古朴风韵,呈现出自然的情调。

屋里弥漫着如丝如缕的香暖气息,却是人去楼空。经过女人的妙手整理,床铺和沙发都收拾得整整齐齐。茶几上放着一张纸条,上面一行娟秀的字:小韩,我走了。简约得不能再简约,把无穷的意韵留在字后面。

韩江林试图寻找着什么,发现连衣裙仍挂在房间里,这给了他打电话的勇气和理由。

电话接通,韩江林劈头就问:"你在哪里?"话一出口,韩江林就感觉冒昧了一些,一般只有在亲密无间的人之间,才会采用这种方式。

春兰没有接韩江林的话,用姐姐的语气委婉责备:"小韩,以后少喝点酒。"

"知道啦,我今早网得不少鱼,还想让你给我做醒酒汤呢。"

春兰的情绪欢欣饱满:"网得多少?要知道你去打鱼,我就不走了。"

韩江林洇了一下:"我想你一辈子不走。"停了一下,又加了一句,"永远。"

春兰说:"别对一个女人说这种话,不然,她会自作多情,以为你在向她求婚。"

"如果是呢?"

电话那端静默了一会,春兰幽幽一声叹息:"我们有那个条件,没有那种缘分。"

"什么意思啊?"韩江林用了夸张和调侃的语气,避免两人以后见面的尴尬。

春兰却是非常郑重地说:"婚姻有三种,一种是世俗婚姻,不管两人有多少感情,只要得到社会承认,举办了传统的结婚仪式,就可认定为夫妻;一种是法定婚姻,两情相悦,共同到婚姻登记所登记结婚;还有一种,虽然双方没有取得世俗认可,也没有到法定机关登记,却相亲相爱,以夫妻的名义过着同居生活。你和晓诗只是秘密离婚,在世俗的眼光中,你们仍然是夫妻,你自己也仍然对晓诗魂牵梦绕,有什么理由给其他人送玫瑰花?"

一般来说,男人善于研究社会,女人却擅长研究婚姻,韩江林不得不承认,春兰对婚姻的想法比他透彻得多。他在心里说,姐,如果有来生,我一定把世间最美丽的那朵玫瑰花采摘给你,嘴上却笑着说:"你穿什么出去的?"

"都是你惹的祸。晓诗的套裙又小又短,我都不好意思见人。"春兰埋怨完以后,换了陈述的语气温柔地说,"深圳一个朋友来南原考察投资,要来看我,我现在打车回白云了。"

韩江林想象春兰狼狈穿过街的模样,也笑了,脸却热了起来。

微信打赏,感谢您的支持!